查看: 5362|回复: 1

大表姐

[复制链接]

1138

主题

1138

帖子

1138

积分

老江湖

Rank: 6Rank: 6

积分
1138
发表于 2016-1-28 17: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在线观看或下载最新资源,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JBlala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表姐今年奔四十的人了,大儿子跟着姐夫在城里办的旅行社很少回家,女儿也在城里上寄宿学校,家里就她一个人。我来的当天姐弟俩就钻进一被窝里睡了,从那天起我们俩好的比刚结婚的小俩口还甜密,可谓夜夜春宵不断了。其实用不着我做过多解释,大表姐孤零零的一个人总摸不着姐夫,这岁数正是最饥渴的时候,我又年轻力壮而且好色,自然一拍既合,睡觉之前哪次不是过足了瘾还得搂着摸着才肯闭眼。
  晕,晕头转向,晕的厉害!睁眼一排人影儿,我知道酒已经到了八分。
  虽然手脚不大听使唤,但我还是晃晃悠悠的挪到了卫生间。还好我知道苦笑,桌上每一道佳肴似乎都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他们在狂饮、爆撮,面部神经似乎麻木仍抽搐着,胃里翻腾的十分难受,用不着抠嗓子,马上就呕味儿了。
  什么时候再一次醒来的不知道,外面太冷,玻璃上冻的冰花就是证明,所以我懒得下炕,炕上永远暖和。况且大表姐也不让我出去,她对我好的没法形容,整天价就知道给我做好吃的,还有……
  醒了,终于醒过来了,刺眼的阳光迫使我眯着眼睛。
  盖在身上的是棉被,纯正的棉被。粗糙了些但很暖和,手下意识地摸摸,一丝不挂,噢……我明白了昨晚上又喝多了,喝得不醒人事,准是大表姐伺候我躺下的。
  “我这儿可没有你们城里人喝的茶叶,不过也有好东西,你准喜欢。”
  “什么好东西?”
  “人奶呀。”
  说着一闪身,原来她后面还站着一位呢。
  “兄弟,早就听说你来了,就是一直没工夫过来,嘻嘻……”
  小秋嫂子笑哈哈地搭讪着上了炕,三二下脱下棉裤掀开被子就钻了进来。
  她居然敢光着下边和我在一个被窝里,哇!这儿的娘儿们真开放啊!我知道农村的大小娘儿们统统是不讲究穿裤衩儿的,这习惯给男人们提供了不少方便。
  正值哺乳期,她的奶头黑粗乳晕奇大,奶子更是鼓胀胀的,奶水一定不少。
  “你小秋嫂子的奶水呀在我们这儿可是最好的哟。”
  “胀死了,兄弟快帮我嘬嘬吧。”
  小秋嫂子正年轻,只披了件棉袄,简直就是赤裸裸了,所以身子光溜溜的很撩人上火,她托乳房喂奶我当仁不让,肉挨肉用不着解释,边吃奶我习惯性地搂着她瞎摸,虚张声势摸屁股往前兜、揉肚子往下抠,逗得她咯咯笑不停,就像刚下了蛋的母鸡似的。
  “哟,兄弟呀,昨晚上喝了多少酒啊,怎么醉得连鸡巴都挺不起来了,咯咯。”
  小秋嫂子依旧乐呵呵的,伸到下面抓住鸡巴的手却在暗使劲儿捋弄。
  他妈的,农村的娘儿们胆大出奇!
  “怎么样,我兄弟的鸡巴够个不,尤其那个肉帽儿,是不是?你要把它鼓捣硬了才过瘾呢。”
  大表姐的搭讪直言不讳赤裸裸,显然她们之间关系不一般,我也用不着客气了,手一下子就插进小秋嫂子大腿中间,动作熟练地抓住了她的外阴。
  鼓胀胀的挺肥厚就是阴毛少了点儿,紧接着手指头扒开肉唇儿也杵了进去,一股子骚味儿立刻从被窝里泛起,靠!味儿真窜!名副其实的骚娘儿们。
  “哟,兄弟呀,醉得都醒不过来了,还惦记着下边那档子事那,给你摸给你钻给你抠吧,咯咯……”
  小秋嫂子浪笑着叉开大腿凑近了我。
  鼓胀的大奶子悬在面前,想吃哪个吃哪个,手再玩着她阴道和屄帮子,不一会儿的工夫鸡巴就让她揉搓得有了明显反应。
  “哈哈……原来不是不行啊,兄弟你这大肉帽儿可真够个,借嫂子用用。”
  她一边肆无忌惮犯浪笑着一边侧身骑上来,继续让我吃奶手则摸索着把龟头塞进她的肉唇儿中间。
  “兄弟放心,嫂子忘不了你呀,我回去看看就回来,也该给孩子喂奶了,瞧瞧我这俩奶子都让你吃的没多少了,嘻嘻……不过还够孩子吃的,等着我吧,奶一足我准来,嫂子就喜欢你这张嘴,还有它,真正老爷儿们的大鸡巴,嘻嘻………“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儿,心里感叹却不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准确无误插进裤子里抓住了软绵绵的鸡巴。
  “我呢,把姐姐我忘了吧?”
  是大表姐,我赶紧转身抱住她,任凭她那调情的手胡乱在裤子里抓弄安慰道:“兄弟我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呀,谢谢你还谢不过来呢,怎么了你又难受啦?”
  “还有宝贝儿精液吗?”
  她仰面盯着我直言不讳地问。
  “有!多的是,给你留着呢,要不?”
  “嗯……要……”
  说笑间我们姐儿俩上了炕,鸡巴虽然硬度不够但还能用,大表姐扒开肉唇儿我就把龟头塞进鲜红湿漉漉的阴道口,使劲儿拱了拱就杵进去少许。
  “姐姐,还是你的好,她的屄还不如你一半儿的紧呢,太松了肏她的屄感觉一点儿都不过瘾,没看出来我一直努力呀。”
  “生过孩子的当然不一样了,咦,那刚才你不是射精了吗?”
  “嘻嘻……假的,她也以为我射精了,一会射你嘴里就知道了。”
  “咯咯……你呀简直就是个人精了,舍不得给别人是给我留着的吗?”
  “你还少吃啦?”
  “嘻嘻……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好丈夫,来,姐姐给你嘬出来然后再肏屄好吗?”
  “兄弟当然听话啦……”
  爬在下面她先叼住龟头然后搬开我的大腿,边嘬边玩弄卵蛋是她的爱好,其作用甭说为的就是把鸡巴迅速鼓捣硬了,有过类似经历的恐怕都有体会,嘬鸡巴揉卵蛋双管齐下一般的人都受不了如此强烈刺激,鸡巴不硬就不正常了。
  肏屄开始前不一定非得用鸡巴,手同样也能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这天小秋嫂子有工夫又来喂我吃奶,吃奶只不过借口,肯定是下边又痒痒了找我过过瘾,俗话说肥猪拱门,好事啦。正好大表姐赶集去了,她一进屋就让我按在炕上,一个乳房没吃扁鸡巴就杵了进去,半个钟头结束战斗,正在她穿好棉袄要走时,又有人来了。
  隔窗看见来人小秋嫂子立刻靠近我低声儿道:“她是后坡住的春芳嫂子,嘻嘻……也是骚货一个,兄弟还不趁此机会勾勾达她?”
  “行啊,你帮忙?”
  “嗯那。”
  徐娘半老,丰韵犹存。这句话形容老娘儿们再准确不过了。
  春芳嫂子中等个,浓眉大眼睛人过四十风韵不减当年,扫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当年准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儿,至少在我眼里她还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农村娘儿们谈笑风生口没遮拦,多荤的话出口脸都不红,而且小秋嫂子偷偷告诉我她的奶子大奶头也不小,夸张形容亚赛铃铛似的,事后我看见时也承认至少像大红枣儿,怪不得她养活的仨丫头嘴叉子也大呢,小时候不使劲儿张嘴就吃不着奶呗。
  “哟……你们俩这是干嘛呢,秋儿啊,又跑这偷嘴吃了呀,咯咯……”
  她头一句话就满不在乎大大咧咧,听话听音儿,由此可见也是个爽快之人。
  小秋嫂子摇头晃脑一付十分得意样儿,她脸皮够厚的,一村住自然了解底细,旁观者清我心里明白小秋也是常常偷嘴吃的主儿。
  “哎,兄弟你吃亏了没?”
  这话没法回答,我只好付之一笑。
  “哎,兄弟你还不跟她试试,她的奶头子可是俺们这数第一哟,瞧瞧,瞧瞧啊……”
  小秋嫂子不饶人指着胸脯笑嘻嘻忙介绍着揭她的底。
  “奶头子大怎么了,爷儿们喜欢,兄弟是吧?”
  哇!这儿的娘儿们一个比一个骚啊!
  “得得得,我走,给你们腾地方行了吧。”
  满足了的小秋嫂子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
  “嫂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只见春芳嫂子笑着点点头,接着解开棉袄敞开了怀。
  “别往下瞎摸,告诉你不怕弄一手红你就摸吧,咯咯……”
  一听这话我赶紧缩回手,原来她正在历假期。
  “别介,在这儿我可不敢,回头大表姐回来碰上了不骂我才怪,兄弟你想过瘾就上我那儿去,准保让你嘬够了,可别嫌没奶啊。”
  约好了,于是乎就有了下一幕。
  有小秋嫂子牵线,这档子好事轻而易举。
  “哟,大兄弟来啦,快请进屋,快请进屋。”
  正在忙着做饭的春芳嫂子一见我立马热情地招呼,满面春风笑盈盈的,一身素朴短衣裤打扮,灶边火旺有蒸气,按理说这季节也不该夏天打扮呀,来不及细琢磨睁大眼睛仔细观看,只见她胸脯左右那对饱满的奶子依然挺蹶蹶,略有些颤动,体态丰韵凹凸明显,真他妈的撩人起性啊。
  男人馋女人差不多都是那身肉,知道她丈夫现在不在家,我有恃无恐走到她身后手从衣襟下伸到胸前,冷不防抓住了那对馋人的尤物。
  “昨天不行,今儿可以了吧?”
  问着抓住奶子就开始了使劲儿揉搓。
  “要死啦你,一会儿孩子们就回来,别别别。”
  “哇,大红枣啊,大哥真有口福,兄弟我也沾沾光,哈哈。”
  我夸张地乐着低下头急匆匆嘬住一个恰似红枣般大的奶头,就是狠狠的一口。
  绕过老槐树下坡没几步就碰见了秋子,她是来叫我回去吃饭的。
  热腾腾的小米粥喷香、大贴饼子焦脆鲜黄、炖得滑烂爽口的红烧肉能馋死谁、刚摘的西红柿黄瓜加大葱装了一蓝子,全是解馋的好东西。
  大表姐来历假了,她知道我挺忌讳出去一趟回来就笑嘻嘻地告诉我,又给你找了个讲究干净而且特别骚的娘儿们,她就是白云。
  果然不一会儿的工夫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这就是我兄弟,你们俩认识认识。”
  大表姐乐呵呵地把我推到她面前。
  “啧啧,城里人就是不一样啊,大兄弟呀别嫌弃俺们这农村条件差,你表姐都跟俺说了,俺那还算拾掇得干净,正巴不得有个人呢,咯咯……”
  说着乐着一付什么也不再乎的样儿,胸前那对奶子随之颤动起来。
  白云已经属于大老娘儿们级别的人物了,仅凭胸脯左右那对不加任何束缚晃晃悠悠的大奶子就不难看出,这儿的娘儿们谁都不再乎裸露,不过水蛇腰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换句话说妖娆,男人见了她十有八九心跳都会加速。
  “我那清静,走啊,瞧瞧去,保你满意。”
  她竟迫不及待了,天那,这儿的娘儿们个顶个都是那么饥肠辘辘,大表姐说的好:见了爷儿们就迈不开步走不动道。
  路不远,说说笑笑不寂寞,拐两弯儿就到了,三间房的院子不大果然干净。
  让我进屋她把院门插上了,我装没看见,大表姐告诉我她的情况,当家的跟人去了南方做买卖挣钱养了个小的不回来,心里有数自然有恃无恐,可是她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来来来,坐下坐下。”
  她亲热地牵着我手坐在炕头上,那双眼睛上上下下打量我,一时不适应这种逼视我不由得脸颊阵阵发烫。
  “哟,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好意思啊,没关系呀你甭客气,跟我说说你表姐是不是用过了?”
  问着她挪挪大屁股相贴之近,就差坐我腿上了。
  “什么用过了?”
  我装傻地反问。
  “用这个呀,哈哈哈哈……”
  没想到她一把就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的鸡巴,娘儿们就是胆子大,可也没有这么胆儿大的呀,三言两语就直奔主题而且动手了。
  “别别……别招我犯错误啊。”
  “这算什么呀,不算犯错误啊,谁难受谁知道,谁痛快谁知道,哈,哎哟哟,家伙事不小呢,快让我看看。”
  解开裤子一下子就扒了下去,入乡随俗我也学着当地人不穿裤衩儿,为的就是方便,这么一来真方便了,勃起的鸡巴立竿儿似的竖起,白云一把就握住了。
  “嘿嘿,你们城里人的鸡巴跟俺们这儿的都不一样啊,咋这么老粗,咯咯………“一阵毫无拘束的浪笑让我轻松地吁了口气,骚娘儿们还挺识货。
  城里人在她们眼中什么都好,就连鸡巴也是好的,偏见吧?
  白云的乳房已明显下垂,跟姑娘没法比,当然成熟之丰韵另有一番滋味儿。
  第三炮砸完了累得我浑身出汗,白云光着身子赶紧端来一盆水帮我擦洗,稍稍弯腰那对奶子越发显得鼓胀,欲犹未尽我伸手抓住一个玩弄。
  “我呀,长了一身痒痒肉儿,说实话就喜欢让人摸,怎么摸都行不带烦的,哎,你真够棒的,这么多年我没这么痛痛快快的过瘾了,一会儿缓过来我还让你接着肏,啊……”
  白云的女儿小秀就像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刚要说什么一看见我在这儿立刻换了付笑模样儿,很有礼貌地叫了声叔叔好之后,顽皮地吐吐舌头把书包扔在了炕上。
  红扑扑的脸蛋儿水凌凌的大眼睛,体态丰韵,哪像十四岁呀,十七八的大姑娘也不过如此,高梁米加粗粮居然也能养育出这么好的丫头,我不禁暗暗称奇,迅速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忍不住夸奖道:“哟,你姑娘都这么大啦,长得还挺水灵呢。”
  “叔叔,俺认识你,宋婶儿家的客人,北京来的是吧?”
  姑娘的口气大方天真。
  “是啊,来来,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我向她伸手没想到小丫头居然比我还大方,挺着那高挑的胸脯走过来背手站在我面前。
  “哇,好一对奶子呀,都这么大啦,比你妈妈的不小哟,让叔叔摸摸,喜欢喜欢?”
  “嗯,摸吧。”
  她满不在乎地答应,天那,这是大方么?
  想不到农村的丫头也早熟啊,坚挺饱满的乳房还有那对浑园的奶头不带半点儿颤动,硬硬的乳核儿隐在里面手感极佳,这都说明她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后来白云告诉我女儿九岁就来历假了,月经正常无疑就是个嗷嗷待入的热窝子,我这一炮打进去弄不好就得正中十环,有了,把她肚子弄大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才十四岁,准落个强奸罪名。
  白云笑着却用眼神儿制止了我进一步的侵犯,她要不管我手就往下溜达了。
  和乐于此道的娘儿们在一被窝里,我懒得起来,在大表姐那儿我也是如此,不熬到该做饭不下炕,大表姐就喜欢我腻咕她,白云也不例外。小秀上学走了之后我和白云又痛痛快快的过了一次黎明炮瘾,欲犹未尽仍搂在一块儿互相挑逗着。
  奶头软了又硬硬了又软,阴道里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鸡巴没离开过她的手、嘴、屄。娘儿们贪婪的本性表现得真可谓淋漓尽致!
  “哎,你是不是惦记上俺们家小秀了?”
  “那当然了,谁见了发育这么好的丫头不动心啊。”
  “坏蛋,娘儿俩你都惦记,你不怕累着我还担心她受不了呢,鸡巴头子这么大,肏我还差不多,肏她那个小屄儿还不让你杵豁了呀?”
  “杵豁不了,你说的多大的鸡巴娘儿们的屄也装得下吗?”
  “头一回又是姑娘,那哪儿有谱儿,我可知道你肏人的本事,玩命似的往里杵,到时候忍不住了肯定跟肏我一样,我可害怕……”
  “到时候再说,会有办法的。”
  “这样儿吧,我知道你不上了她不死心,今儿把精都射给我,正好她刚完了历假,双保险,别把她肚子弄大了,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不行了,我又不行了,又想挨肏了,不让你的大鸡巴在外边,软了也没关系,我知道你的本事一杵进去就硬,快呀接着肏我,啊……”
  和平时寒冷孤单的感觉不同,被窝里热烘烘的,我一钻进去,就感觉到白云光滑温暖的身体贴了过来。丰满的乳房挤在我的胸前,我探手搂住她的背,将她整个身体和我贴在一起。这一刻,我才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软玉温香抱满怀。
  那种酥软舒服的滋味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尽管她已经是娘儿们。
  躺在旁边的她女儿小秀发出阵阵轻笑,也许我和她妈太亲热了她又是头一次看见,顾不上我们的身子在被子里纠缠在一起,我的鸡巴不受控制的在她的两条大腿间乱顶,她小腹下的阴毛则在我的小肚子上划来划去,让我感觉到撩人上火的痒痒。
  昨晚上我和白云等小秀睡了之后才开始性交,肏了半宿,今儿不一样了。
  我的手从她丰满的臀部一路摸了上来,掠过她纤细的腰肢,最后在她的乳房上停了下来。我曾听说结了婚的女子乳房会变得松软而没有弹力。但她的乳房却是坚挺结实的,抚摸起来手感很好,从昨天下午来就有了体会。在我的爱抚下乳头也变得坚硬了。
  “快睡吧,明儿还上学去呢。”
  白云又在催促小秀,被窝里她侧身屁股已经蹶了过来,龟头抵入软软湿漉漉的阴道口,悄悄地一使劲儿就杵了进去,白云掩了掩被子没吭声,静静地任凭粗壮的鸡巴深深插入她的体内。
  一阵销魂般的快感立即涌遍全身,已经肏了她一下午,感觉怎么还这么好。
  “妈,人家不困呢让我跟叔叔一块儿再聊会儿好吗?”
  “不许,闭眼睡觉,这么大了还不听话。”
  我想乐没敢出声儿,小秀要是看见我正在肏她妈的屄,不乐死也得羞死,在农村肏屄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似乎都在被窝里发生进行。不过这丫头人小鬼大身体也发育成熟了,说不准也跟她妈妈一样乐于此道,那得等她尝到了滋味儿以后了。
  白云的阴道内外又出现了明显的收缩,整整一下午没让我闲着,她性劲之大超出了想象,我出去尿尿她也跟着,扶着鸡巴乱甩,最后嫌肏屄不过瘾了,一边贪婪地嘬鸡巴一边让我用手抠屄,差一点儿一只手插进去呢。
  我向后缓缓退出,然后再次用力将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她的腔道像是一个强力的肉箍将我的鸡巴箍的紧紧的。我反复抽插了几次之后,开始快速的运动起来,当然局限于短距离之内。快感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体里一浪一浪冲刷着。
  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第一次做爱时的我就有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想要让她在我的攻击下彻底崩溃。我抱着她的肩,阴茎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体。
  两人小腹撞击发出阵阵肉的声音盖住了我的喘息。
  那动静小秀肯定听见了。
  她的腔道又是一阵阵的紧缩,从她的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股滚热的液体,让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温暖的爱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紧缩也带给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让享受男女间快乐的我似乎漫步在快乐的海洋中。
  她的呻吟声缠绵悱恻借咳嗽掩饰,显然怕女儿听出来我们俩在干什么,这样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喜欢甚至迷醉这种声音,它给我心理的满足是如此强烈,而她身子的颤动也象是受惊的小鹿,随着我的撞击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脸上迷醉快乐的神情却显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体结合的快乐。
  过了很久,也许只是几分钟。她突然反手抱紧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收缩的向后耸动,配合着我的抽插,腔道的紧缩一阵紧接一阵。咳嗽声也大了起来,紧接着,一股股滚烫的热流从她的腔道深处喷出,将我的龟头烫的暖洋洋的。接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脸蛋上一片极度欢愉的表情。
  有了下午的体会我知道她并没有过足挨肏的瘾,还得玩命肏她,直到软成一滩泥为止,其实目地只有一个,旁边的小秀可是个嗷嗷待哺的姑娘,她忒馋人了,由不得你不想,今儿说什么也得把她开了苞儿,肏处女肯定更过瘾啊,开发了小秀我这几天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享受她们娘儿俩了,肏完她妈再肏她,想想就让我亢奋,不仅仅激动了。
  翻身将白云压在下面抱起她大腿,也顾不上扯被子掩饰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心里有了感应,欲望自然腾升,何况少女思春,什么力量也挡不住。
  搂着小秀我们俩开始了启发诱导式的亲吻,腾出一手轻轻抚摸坚挺的乳房,用膝盖骨顶住外阴拱动磨蹭那敏感的阴蒂,又让她握住我的鸡巴以示挑逗。
  尽管小秀只有十四岁,但她的生理和心态业已发育成熟,被窝里这档子事本就无师自通,再加上我这个称得上调情高手的老爷儿们技法娴熟,不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
  “叔叔,我难受死了……怎么办呀……”
  “用这个解决问题呀。”
  此时此刻我已经把她压在下面,龟头也顶进阴道口做着短距离的缓冲,少女的阴道口就是紧锢,杵了几次都没如愿以偿插进去,没办法我只好停下来搂着她重新开始亲吻,但龟头仍偎在阴道口外。
  “哎,你那个太干了吧,插我这里头滋润滋润等滑溜了再试吧,唉,你呀你,非得肏她干嘛,肏我你还嫌不过瘾啊。”
  白云埋怨着掀开被子召唤。
  没想到她居然有此高招,既为我也为女儿,慈母心怀,真真不假!
  看得出来白云是豁出去了,要知道一个母亲当着女儿性交恐怕难得一见而且屈指可数,尤其叉开大腿摆好姿势,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若非亲身体验我也不信。
  粗壮的大鸡巴终于长驱直入插进小秀娇嫩的阴道深处,直抵子宫!
  “宝贝儿,疼也忍着点儿,一会就不疼了。”
  白云在旁边柔声安慰。
  少女的身体骤然出现剧烈颤抖,这丫头的性反应在我猛肏之下终于淋漓尽致地发作了。
  “噢……妈……妈……啊……”
  她在呻吟她在呐喊,第一次领略了销魂忘我般的滋味儿她失去了控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求助于母亲,她妈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不敢有片刻的耽误,为小秀盖好被子我迅速回到白云的被窝里,搂着她就是一阵令人几乎窒息的吻,下面也不闲着,强行顶开她的大腿,趁着鸡巴硬挺一下子就杵了进去。
  从少女阴道里拔出鸡巴立刻又插进白云的阴道里,一种十分清晰的鉴别感觉,她的阴道明显不如女儿的紧锢,还好,这略略松些的阴道让我缓了口气,至少一时半会不会产生射精的欲望,尽管白云在努力迎合,把她搂在上面,该我享受享受了。
  “趁我没魂儿你上了她,坏蛋你可尝鲜儿了,我不干,啊……”
  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再不答应为时已晚,不过为了安慰她我还是笑眯眯地抓住乳房使劲儿揪扯揉搓着,下面迎合更是强悍。
  这一次可以说比刚才那次更厉害,因为射了精因为肏了她女儿,鸡巴得到了进一步的锻练,心里没了后顾之忧,状态极佳。
  为了伺候我吃喝白云一早起来去赶集,见我睡的沉就悄悄地走了。
  听到撞门动静只见小秀掀开被子就钻了过来,投怀送抱脸贴脸之后咯略地乐了。
  “干嘛,小屄儿又痒痒了?”
  “嗯!是……我特想挨着您,摸这个大鸡巴,嘻嘻……”
  “是不是又想体会体会过瘾的感觉呀?”
  “那当然了,咦,它怎么不硬了?是不是又给我妈用了呀?”
  “肏你妈又接着肏了你的小嫩屄,能不累呀,你好好的帮我揉揉,一会儿就行了。”
  “叔叔,我跟您说实话,听么?”
  “说吧。”
  “我知道我妈也特想我爸,可是我爸他不回来也没办法,起先我发现她被窝里和枕头下面有老玉米棒子,当时不知道后来有一次我早起尿尿回来,我妈她晾着我就想把被子拉过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老玉米棒子就插在她的屄里露出少半截儿,我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嘻嘻……我后来也偷偷摸摸的试过,不行,插不进去太疼,真奇怪,您这个大鸡巴插进去不但不疼还挺好玩的,可是一听见我妈她做梦哼哼那声儿我也受不了,所以也特想试试让你们男的肏屄,就想知道肏屄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想到您让我的愿望实现了,而且还特别特别的过瘾,您一插进屄里我就不想拔出来,老插着多好啊,好叔叔了求求您,多在我们家住几天吧,我让您天天肏屄,肏我妈的屄肏我的屄都行,啊……”
  简直不敢相信这番话出自一个姑娘之口,但又千真万确。
  女孩子尝到了性交的滋味儿,原来也这么容易上瘾啊!
  怪不得大表姐说这地方别的不缺,缺的是男人呢,这儿的大小女人生来就想拥有鸡巴,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地方专产骚屄浪货呀!
  在大表姐家住了一个月,我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靠山屯这地方,娘儿们通用,爷儿们公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6

主题

4960

帖子

775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751
发表于 2016-2-28 04: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