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69|回复: 1

姐姐与弟弟

[复制链接]

1246

主题

1246

帖子

1246

积分

老江湖

Rank: 6Rank: 6

积分
1246
发表于 2016-1-28 17: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在线观看或下载最新资源,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JBlala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哇!多棒的胴体啊!」辰夫望著镜中的裸体女郎,不由自主地便发出了惊
叹声。没错,姊姊她那身古铜色的肌肤是相当健美诱人,任何人看了都会被吸引
住。
  辰夫在室外偷看著淳一,心中被此美体迷惑著,于是不停的悸动著,连晚上
作梦都会梦到。
  金色的太阳,已经发射出了一些威力来了。春天已经也快要走了,人们由气
温温和的季节,走进炎热的夏天。
  最敏感的,是那些女人们,尤其是正值年华,青春四射的二十多岁的少妇们
,换上夏装,一条短裤,露出那只雪白细嫩的大腿来,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灵
魂。
  淳一,是位二十二岁的少妇,刚结婚不到一年,浑身散发出一股热力,全身
肌肤白嫩,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对大奶子,可以
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一说话,露出一对酒涡儿
,男人见了,都为她著迷。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淳一新买了一件嫩黄色的露背装,一条短短的热裤,穿
在身上之后,她对著镜子,自己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意,又把头发扎了一个马
尾型,显得轻快活泼。
  淳一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觉得这件黄色的上衣,十分好看,因为衣服
质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点不配合。
  淳一又把上衣脱下来,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那一对
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觉心醉。
  淳一暗想,每次和大树在一起,他们接吻时,大树总是喜欢用手在这一对大
乳房,隔著衣服和乳罩揉弄一阵,如果要是不戴乳罩,我这一对乳房让大树抚摸
,一定会更舒服。
  有了这个奇想,淳一就把乳罩丢在一边,挺了挺胸部,走了两步,对著镜子
一看两个奶子上下晃动,特别有动感。

  淳一微微一笑,露出一股骄傲之色,她对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满意,穿上了
这件黄色的露背装,里面也不戴乳罩,又穿上短裤,里面三角裤也不穿,套上了
一双平底鞋,她又对著镜子再看了看,得意的一笑,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
觉。

  午后,淳一及辰夫二人一同送大树到成田机场,大树被公司派到北海道出差
,虽然大树和淳一仍处蜜月期,但是公司的差事仍得做。
  辰夫是淳一的弟弟,才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对异性也产生了札当大的兴趣
,尤其是看到成熟的女人,更是敏感,因此对他姊姊淳一便心存幻想。
  淳一和辰夫是一对姊弟。淳一和辰夫的住处,位于近郊,空气、环境皆相当
好。他们和父母同住,处处有人照应,无后顾之忧。
  近郊区有座高墙院落,花园洋房,占地数百余坪,一看便知是富户人家所有
。主人,年届五十,身高体健,满脸红光,不现老态,因其善舞经商得法,富甲
一方,出资购买土地而兴建花园洋房,工作之余,享受郊区清新的空气,及家庭
生活。其妻田村美香,年四十三、四岁,体能丰盈,粉脸娇美,虽年愈不惑,而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长子辰夫,年二十五岁面貌身材与其父相似,现在其父所经营的其中一家公
司任经理,其性荒淫风流,常在外流连忘返。美其名是在外生意上应酬,实际上
是在外玩女人,其父母因只此一独子,对他的一切言行,亦莫可奈何!
  由于先生出差淳一只好暂时搬回家中。
  辰夫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章杂志,无聊的打发时间,不知不觉转眼已到了中
午十二点钟了。
  「辰夫,请用饭了。」淳一娇声细语叫道。
  「嗯!」辰夫于是到餐桌边等用饭。  淳一在端饭菜走到餐桌时,胸前两粒大乳房跟著走路时一颤一颤的。当她弯
腰放菜时,正好和辰夫面对面,她今天穿的又是浅色的露胸家常服,距离又那么
近,把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辰夫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鲜红色的大奶头,真
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辰夫全身发熬,下体亢奋。
淳一初时尚未察觉,又去端汤、拿饭,她每一次弯腰时,辰夫则目不转睛的
注视她的乳房,等她把菜饭拽好后,盛了饭双手端到辰夫面前。
  「请用饭。」
  说完见辰夫尚未伸手来接,甚感奇怪,见辰夫双眼注视著自己酥胸上,再低
头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得过饱而自己尚
未发现。现在才知道辰夫发呆的原因,原来是春光外泄,使得淳一双颊飞红,芳
心噗噗跳个不停,全身火热而不自在的叫道:「辰夫!吃饭吧!」
  「啊!」辰夫听见姊姊又娇声的叫了一声,才猛的回过神来。
  姊弟二人各怀心事,默默的吃著午饭。
饭后他坐在沙发上喝茶抽烟,看著姊姊收拾妥当后,于是叫道:「淳一,过
来我有话问你。」
  「是!辰夫。」淳一娇羞满面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大树要出差很久吧!那真委曲你了!淳一。」辰夫说罢移坐到她身边,拉
著她雪白的玉手拍拍。
  淳一被辰夫拉著自己的小手,不知所措道:「辰夫,谢谢你关心我。」
  辰夫一看儿姊姊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身上发出一般女人的
肉香,他真想抱著她先来一阵狂吻猛摸。但是还不敢□次,虽然知道她长期独守
空房,急需男性的慰藉,辰夫于是很自然的用一手揽进她的粉肩,使她半依半偎
在自己的胸前,一手轻抚秀发及娇脸道:「那么,淳一!既然我对你好,你就说
给我听!」
  「辰夫!多羞人啊!我不好意思说。」
  「淳一!你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外,又没有第三人,别害羞!乖乖说给我听
。」说完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淳一被他吻得脸上养养的,身上酥酥的,双乳抖得更厉害,于是附著辰夫的
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辰夫,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
我需要--」以下的话,她娇羞得说不下去了。
  辰夫一听,心中大喜知道姊姊春情已动,是到时候了,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
,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衣领内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
:「小宝贝!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
  淳一除了丈夫外,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这样的搂著、摸著,尤其现在搂她、
摸她的又是自己的弟弟,从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使她全身酥
麻而微微颤抖。娇羞叫道:「辰夫!不要这样吗...不可以...」
  辰夫不理她的羞叫,顺手先拉下睡裤及内裤,把已亢奋硬翘的大阳具亮出
来,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
  「来!小宝贝!快替我揉揉。」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翻开裙摆插入三角裤内,摸著了丰肥的阴户的草原,不
多不少,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是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
潮水顺流而出。
  淳一那久未被滋润的阴户,被辰夫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再被他手指揉捏
阴核及抠阴道、阴核,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
麻、酸、养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住辰夫大阳具的
手都颤抖起来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辰夫是充耳不闻,他猛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她房里走去,

边走边熬情的吻著她美艳的小红唇,她缩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摆布,口中娇哼道
:「辰夫...放开我...求求您...辰夫...放开...我...辰夫
...」
  辰夫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即动手为她脱衣服。
  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著她全身的细胞,她心中多么想男人的
大鸡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润、将要乾的小肥穴里面去滋润它。可是她又害
怕姊弟通奸是伤风败俗的乱伦行为,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但是在小穴酸养难忍
,须要有条大鸡巴插插她一顿,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欲火才行。
  管他乱伦不乱伦,不然自己真会被欲火烧死,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
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曳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贞在后,她想通后就任由辰
夫把她衣物脱个精光,痛快要紧呀!
二、
  她那一对大型的乳房,丰满极了,全身雪白,肌肤柔嫩软滑,大奶头上生有
许多小孔,辰夫用手一措乳房,弹性十足,用口含住大奶头一吸吮!甜甜的奶水
吸得一口,他把它都吞入肚里,手再往下滑,摸上小腹上面,虽然淳一已生一女
,可是小腹还是那么平坦,毫无松弛的现象,再看她的阴户,高肥突的阴毛不多
不少,柔柔细细的。
 大阴唇肥厚,淳一的阴核似花生米般大,突出在外,小阴唇及阴壁肉,还红
通通紧小有如少女。
 欲火高涨的辰夫。看得难以忍受,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那一根大鸡巴
,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著,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概,少说起码有七寸
左右长,二寸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
 淳一看得双颊飞红,媚眼如丝,小嘴抖动,舌,舔自己的香唇。(女人在欲
火高潮时脸上的表情,是最令男人销魂的,诸君若是过来人,已知其情趣,若尚
未与女人性交过者,以后观查,便知作者所言不虚。)
  淳一口中娇羞道:「辰夫...不行啊!」
  淳一粉脸上所透出来的表情,看得其辰夫已奋胀难忍,再听她那欲迎还拒的
娇呼声,是真难忍受,也顾不得再调情挑逗她了,发狂似的压上姊姊那丰满胴体
上,手持大鸡巴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喔...辰夫...不行呀...我...」
淳一口里虽叫道不行啊!然而她双手搂抱著辰夫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
乳紧紧贴著辰夫的胸膛磨擦,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付准备辰夫攻击的
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辰夫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
「辰夫我受不了啦!杀了我吧!」
  辰夫的大龟头,在她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
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知道可以行事了,若再不把大鸡巴插进去,她会恨死我的
。于是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大龟头及鸡巴已进了三寸多。
「哎呀...」跟著一声娇叫。
「痛死我了,辰夫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他不想第一次就弄得她太痛苦,必须留个后步,以便以后要玩她时,随时都
可以,像这样年轻娇美的女人,必竟要好好珍惜她,不然第一次她就怕了,以后
就别想了。想到此处就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著屁股,
使她小穴松动一点再深入抽插。
「淳一!小心肝,还痛不痛。」
 「嗯!有一点!辰夫!你要怜惜姊姊的穴小,请你别太用力,轻一点插好吗
?弟...」
「乖!辰夫会怜惜你的,小宾贝,弟也舍不得弄痛了我的小心肝。这橡好了

,你叫我插就插,你叫我停就停,一切听你的,好吧!」
「好!我亲爱的辰夫,你真疼我,先吮吮我的奶头,我的奶好胀...下面
也好养...大鸡巴再插进去一点。」
于是辰夫低头含住她的大奶头吸吮,下面屁股再用力一挺,大鸡巴又插进去
二寸多。
  「啊!我的亲弟!停一下...你要插死我了...好痛...」
辰夫一听急忙停止挺进,忙安慰道:「小宝贝!再忍一下让全部进去后,你
不但不再痛,而且会很痛快的!」
  淳一在痛得全身发抖,一听辰夫之言忙道:「不!辰夫,你不是说都听我的
吗...怎么...你马上就不疼我了...」
  「小宝贝!辰夫怎么不疼你呢?你摸摸看,还有一小节没插进去!是想全部
进去后才会使你痛快,知道吗!你又不是没有经验!」
  「辰夫!我知道!可是大树的没有你那么长,现在已经顶到我的子宫了,再
进去的话我怎么受得了...」
  「小心肝!别怕!女人的小穴天生有伸缩性的,再粗再长的鸡巴都装得下,
乖!把腿再张开点,你真正的痛快,包你舒服得不得了,以后你会天天都要辰夫
的大鸡巴!」
 「嗯!真要命的辰夫!好吧!我这条命都交给你了...」
 淳一为了要享受到最高乐趣,也顾不得疼痛,把两条粉腿尽量张开高举,等
待辰夫大鸡巴的冲刺。放是辰夫臀部一挺,用力往下一插,一杆到底大龟头顶入
子宫了。
 「啊!辰夫...我痛死了...」
 淳一全身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养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嫁夫以来,
从未有过的快感。
 「辰夫!你好狠心...我...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她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辰夫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
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一手抱著她
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
猛,插得她娇喘如牛,嵋眼如丝,全身颤抖,这时她全身液沸腾,一阵高潮上心
房。
  淳一被辰夫的大鸡巴插得媚眼欲睡,欲仙欲死,小穴里的淫水一泄而出,直
往外冒,花心猛的一张一合吸吮著龟头。辰夫依然埋头苦干,直感到姊姊的肥穴
里,阴壁上嫩肉,把大鸡巴包得紧紧的,子宫口猛的吸吮大龟头,真是妙不可言
爽在心头,尤物!直是天生的尤物!
  辰夫此时也快达到高潮,像野马以的,发狂的奔驰在草原上,紧双手搂紧肥
白的臀部,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
,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小宝贝!抱紧点,辰夫要射精了!」
淳一此时也舒服得魂飞魄散,仙中仙境,双手双脚紧紧缠在辰夫身上,拼命
摆动著肥大的臀部,挺高阴户,以迎接他那狠命的冲刺。淳一被辰夫这一阵猛干
,已使她达到高潮的顶点,不进的抖动著,小嘴猛喘大气,小腹一阵收缩,子宫
一收一放,一开一合,猛的吸吮大龟头,一股淫精,喷射而出。
辰夫达到了兴奋的高点,全身酥麻,大龟头一阵麻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
全射入她的子宫里面。
「啊!小宝贝!辰夫射给你了。」
 淳一被滚热的阳精一射,烫得全身一阵酥麻叫道:「啊!辰夫好舒服!」
 两股淫液及阳精,在小穴里面,冲击著激汤者,那种美的感受,实非作者这
支拙笔所能形容的,只好请过来人和末来人去体会吧!
 辰夫射精后,也不急著拉出他的大阳具,继续让它泡在淳一的小穴里面,他

是花丛中的老手,知道事前重于调情,事后重于善后。必需要抚慰一番,让它慢
慢退去亢奋的高潮,这样她才会心满意足,对你永怀不忘。
 于是他温柔的抚摸她那丰满的胴体,从乳房、小腹、肥臀、阴毛、阴户及外
阴等部位。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唇,双手抚摸她的秀发和粉颊。
  轻揉的问道:「宝贝!舒服不舒服!」
淳一觉得辰夫粗长硕大的阳具,插得她如登仙境,事后又会如此体贴入微的
爱抚,真是心满意的爱之入骨,紧紧的搂著辰夫又亲又吻。
 「辰夫!我好舒服...辰夫!你舒服吗?」
  「小心肝!我也好舒服!好痛快!乖肉!以后我俩在一起,不要叫辰夫!才
显得亲热得多,知道吗?」
  「你那个会吃人的小穴真美,真迷人,恨不得天天把鸡巴插在你那小穴里面
,不要让它们分闭才好、才美呢?」
  「我想的也是跟你一样,但事实是不可能,我俩是姊弟关系,一但被人发觉
怎么办呢?」
  「小宝贝!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自有解决的办法,你放
心,我是不会给你吃亏的。」
  「小心肝!刚刚不是对你说过我喜欢你的小穴,简直像活的一样,吸吮得亲
哥哥的龟头真舒服,真销魂,我怎么舍得丢掉你呢?」
淳一又把辰夫的大鸡巴握在手上,是又摸又揉的。
「以后家里没有人在时,我就来跟你玩,你著需要时塞张纸条给我,写明时
间地点,你先去等我。」

  「但是总不能和你同睡一晚,畅所欲为吗?」
「小宝贝!这才是偷情的美妙滋味嘛!你懂吗!」
「好嘛!」
二人卿卿我我亲吻抚摸,欲火再升,接著又展开第二次战火。只杀得天摇地
动,人仰马翻,花样百出,战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尽兴,辰夫不敢在姊姊房中睡
觉,怕睡著不知醒来被家人发现就糟了,故淳一也不敢留下他与自己相拥相抱的
睡觉,只好不情不愿的让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三、
  是个深秋的月夜。夜,是寂静肃穆的,像一池止水,静静的躺在那里。柔美
的夜色,笼罩著这个大地。远处的青山,像一头高大的巨象,温顺的卷伏在灰褐
色浮云里安祥的睡著。
  清清的流水,静静的没有一丝波纹,好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静静的依在慈
母的怀里甜甜安息。夜风微微的吹拂著,树叶发出沙沙响声。在一株松树下淳一
静静的依靠在大树怀里。爽凉的晚风拂去他们内心的烦闷,静静的,诱入一个温
柔的梦境里。
  「淳一!」辰夫低低叫著。
「嗯!」她的声音低的使人听不清楚。
「你在想人么?」
  「你猜猜看!」她调皮地转了转眼珠。
  「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故意打趣说。
  「我不来了,你坏死了!」她将头低低依在他的怀里。
他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我有一句话跟你说好吗?」
 她低低嗯了一声,他凑下去说:「你真美丽!」
 她猛然抬起头,她那娇□的脸顿时泛起了一阵娇羞红潮,那不知是羞?抑是
?她扬起拳头重重在他肩上打了下。
 「哎呀!」他故意叫了声。她把手蒙著脸吃吃笑,不让他看出内心的害羞。
 「让我看看你美丽的脸吧!」她忍不住吃吃笑出声,他也笑了。
 「你真像个舞台的小丑。」她指著他说。
 「我是小丑,你也是花旦。」他反驳她,接著又是一阵吃吃笑声。 她慢慢闭上双眼,他拥抱她,两片热呼呼的嘴唇贴在一起。她双手紧紧的拥
抱他颈项,深怕他会脱离她似的...。这时的四周非常幽静,只有晚风吹动树
叶声音。
辰夫和淳一跌进了沉醉的情海里,在绵绵无尽的情意中,他两的情潮到达了
最高点,彼此都忘了自己的存在。
 淳一生来具贝有一付淫相,嵋眼勾人,鼻挺如刀,樱桃小囗,下唇突出娇声
如铜铃般,说起话来,万种风情,爹声爹气!男人见了个个都会起色心。
 辰夫性欲已经把持不住,将淳一紧紧的搂住,一面吻,一面将淳一的外衣、
乳罩、三角裤脱光。然后辰夫也脱了衣裤,看著那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淳一。
淳一含羞的闭上两眼,樱唇微张,玉体发育良好,丰满的乳房上有著两颗红
红的乳头,阴户上有一丛三角型的阴毛,中间有两片鲜红的阴唇。
辰夫看了阳物一阵阵蹦蹦地跳,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向淳一的阴核揉著。淳
一的玉体轻颤著,有著异样的感觉。全身有说不出的舒适又鸡受得很。辰夫又用
中指伸进淳一的小穴源头,轻轻的抽插拨弄著,淳一开始感觉到有某种急切的需
要,阴户被揉得淫水泊泊的流出来。
辰夫见淳一春情已动,就把淳一的两腿分开,爬在淳一的玉体上。握著已有
淫水滴出的三寸阳物,朝著淳一的胯下抵住阴唇时,净一害怕得发抖。一会儿,
淳一似乎习惯了不少,缓缓的把屁股摆动了起来。辰夫的抽插益发猛烈。
新婚后,淳一对性发生了兴趣,同时,淳一的性欲也慢慢的增强,有时候她
的丈夫还无法满足她。
淳一和辰夫在家中无法一同上床于是...
将近三十的女人,性欲会慢慢的增加强烈及需求,淳一和辰夫两人去「富士
山」游玩。当晚夜宿在「富士山宾馆」套房里,淳一与辰夫各睡一张单人床。
淳一看著辰夫发出男性气质的脸孔,淳一心想:「如果辰夫是自己的丈夫,
那该多好!」她想到这里,内心狂跳不已。
淳一的玉手轻轻的向辰夫招呼著,辰夫翻过身来,睡入淳一的娇躯边。淳一
的玉手拥入了辰夫,她的粉脸靠近了他,她那娇小的樱唇猛然和辰夫接吻,深深
的吻著。
辰夫见淳一突然热情如火,粉脸赤红,方知淳一已进人狼虎之年。因此,辰
夫毫不顾虑,两手紧抱著署淳一,百般挑逗,尽情吮吻。
淳一为了自尊心,就假正经的说:「辰夫,不可以,不行!」

二人开了二个房间,好背别人的耳目,将带来的简单行李放好后,洗罢了手
脸,先去餐厅用饭,返回各人房间,淳一脱下外衣裙,连乳罩三角裤都不穿,赤
裸裸的披上一件睡衣,来到辰夫的房间,辰夫也正好把外衣裤及内衣裤全脱光,
坐在沙发上抽著香烟等她。
淳一抱著婴儿推门进来,辰夫先把房门关好锁好,起身把淳一搂抱在怀,一
阵热吻,吻得淳一全身颤抖。
淳一坐在床边,将胸衣拉开,露出二粒肥涨饱满的乳房,辰夫双眼注视著大
乳房,一边用手逗著小侄女,一手去抚摸另一未授乳的乳房,摸得淳一是浑身发
抖。
「辰夫!拜托!别摸了!养死了,让我给她吃饱了,再怎样给你摸都行,好
吧!」
 于星辰夫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抽著香烟等待,淳一让女儿睡著后,脱去睡
赤裸裸的上了床。
  「辰夫!你现在爱怎么摸就怎么摸吧!」淳一骚荡的说。
 辰夫双手搂抱著淳一丰满的胴体,热辣辣的吻著她的红唇。从淳一身上发出
的阵阵肉香,幽香扑鼻。辰夫被淳一身上的肉香薰的飘飘欲仙,淳一将丁香小舌
,伸入辰夫的口中,二人吸吮搞翻,四只手在对方全身上下抚摸著,辰夫疯狂似

的再吻著淳一的粉颊、颈子、酥胸、乳沟、乳房,再含吸吮著那两粒艳红色的大
奶头。
 尤其授乳期的少妇乳房被涨满乳汁,更是特别的饱满、胀挺,使辰夫吸得
口,略带甜味的奶汁,全部吞人腹中。
 淳一被辰夫挑逗.媚眼如丝,艳唇娇喘,周身火热,酥养,道:
 「亲辰夫!别再挑逗我了,我全身难受死了。」
 辰夫不理她的浪叫,依然是我行我素,低头吻向她两条粉嫩大腿中三角地带
,伸出舌尖,舔吮阴核,阴唇,阴道。
 淳一被舔吮得淫水直流,辰夫将流出的淫水全部吞入腹中道:
 「小宝贝!你身上流出来的东西,真好吃啊!」
「是什么味道哇!」
「上面是甜的,下面是咸咸腥腥的,真棒最富营养的东西我全吃到了,哈!
真是艳福不浅。」
「你还笑呢?我被你弄得全身都软了,下面更难受死了,先来插插我吧!别
再逗了!快!」
辰夫见淳一那一付骚浪样子,使自己再也忍受不了欲火的亢奋,急快压在淳
一娇嫩的胴体上,分开她两条粉腿,手握粗大的阳具,先用大龟头在她那毛茸茸
、湿淋淋的阴户口、粉红滑润的阴唇上,磨擦著阴核、阴道口,淳一被他磨擦得
浑身麻养,说不出是难受呢?还是舒服呢?
辰夫看她一付淫荡骚浪的表情,自己也不忍心再逗她了把臀部狠力的往前挺
,只听「滋」地一声,同时,淳一也妖媚的叫声:「哎呀!痛死我了。」
辰夫七寸左右的阳具已整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淳一的子宫口。辰夫是久涉
花丛中的高手,调情的手法及床功又高人一等,又加上有二十余年的性交经验,
玩过各种不同类型的女人。
于是他用大龟头在淳一的子宫口上面,先搞磨了一阵,猛的往外急抽,在秘
源洞口及阴核上又磨了几下,猛的再狠狠的插下去而直□花心,淳一的阴户口也
发出「滋!滋!」的声音。
淳一被辰夫这一阵猛抽猛插,算是先解了一点饿,但是离饱还有一段距离。
辰夫见淳一粉脸含笑媚眼半开半闭,知道可以用力插了,于是先来一阵狠的让她
先止止养。淫水不断的潺潺而出,淳一被辰夫一阵猛抽狠插得全身颤抖,忍著胀
痛,肥臀向上一阵挺迎,配合辰夫的抽插。
淳一小穴里面的阴壁肌肉,开始在爽著大龟头,辰去知道她是要丢身的讯号
,但是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于是小心的,改用九浅一深的战法轻轻抽插七、八下
后,再猛的一插到底,在花心上研磨一阵,再又回复轻轻的抽插,周而复始的来
回运用。两人就这样玩了又玩,直到累了为止。
休息了一阵之后,二人又热热地亲吻,欲火再次上升。原来淳一的穴已被辰
夫揉出淫水来了,丰满乳房上的乳头也被吮得发红。淳一被逗得浪性高燃,已忍
不住欲火而骚态百出,一对水汪汪的媚眼瞪著辰夫的阳物。娇声叫道:
「哎唷!怎么这样粗长啊!足足有一尺吧!辰夫,今天遇到了你这个小冤家
,你的又长又粗,千万别把我插死唷!嗯!...辰夫快上来吧!得轻点黜插穴
唷!」
淳一说著,将辰夫的大阳物引至穴口上,辰夫用力一顶时,才插入一个龟头
。淳一痛得比开刀还难过。辰夫展开了攻势;一节一节的把粗长的阳物插人淳一
的穴里去。淳一咬唇忍受,娇喘连连,细眨媚眼,浑身颤抖。
一会儿,淳一已苦尽甘来了,辰夫的龟头正顶住她的穴心上!淳一经这一顶
,她的子宫吸住了龟头,淳一的玉体一阵麻木,淫冰泊泊流出。她紧紧的抱住辰
夫。淳一被辰夫插得欲仙欲死的时候,一叟玉腿高高的缠绕著辰夫的后腰。让穴
心和龟头尽量磨在一起。辰夫是个调理女人的圣手,淳一被大阳物插得舒舒服服的、爽爽快快的。淳
一浪叫不停。淳一的骚穴一收一缩的,都有一股股的阴精泄出,顺著穴沟流到屁
股沟。
「姊姊,我还没有出精呢!不如姊姊的屁眼让我开苞如何呀?答应我啦!」
净一白了辰夫一眼。
「你这个小冤家,第一遭就这么多的花样,邢个短命的死鬼,光弄姐姐的穴
都应付不来了。姊姊的屁跟还没开过苞呢!冤家,你得轻一点弄唷!」
淳一翻身伏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辰夫跪在淳一的身后。一手握住阳物
,一手拨开淳一的屁眼。辰夫的大阳物坚硬得像一只铁棍,插进淳一的屁眼里时
,淳一咬牙叫疼;
「哎唷!轻点,辰夫,屁股不比小穴,你的大阳物插得里边热火撩辣,啊!
轻点!」
辰夫急抽深送,淳一香肌半就,连续抽插了两百多下之多,淳一开始迎合。
辰夫那根大阳物被淳一狭窄的屁眼含住,使辰夫觉得有说不出的美妙。淳一又感
到前面的骚穴发养了,只好爹声爹气的又对辰夫说:
「辰夫,姊姊的屁股受够了,还是来插插骚穴吧!姐姐的穴又出浪水啦!养
得很,来吧!」
淳一说完连忙翻过身来,玉手拉著辰夫的大阳物,对准浪水淋淋的骚穴套了
进去。淳一主动地,屁股一抬一放、一上一下的套弄那根阳物。淳一那声爹声爹
气,阵阵淫水流出穴沟,辰夫取过枕头,垫在淳一的屁股下。
淳一的穴抬得更高,辰夫的阳物每一下都可以插到子宫里,淳一被插得全身
都松软了。舒服得淫声浪语。淳一已丢了数次的阴精,媚眼似睁微闭,嘴儿娇声
连连。
辰夫笑著说:「骚姐姐,用你的樱桃小嘴,把我的精水吸出来!」
淳一听了白了辰夫一眼娇叫道:「小冤家,姊姊从来没有含过阳物,今天只
好破例第一次含你的大阳物!」
淳一玉手握住那尺来长的阳物,低下头用香舌舔龟头,一股男性的诱惑和气
味,使淳一心跳。然后,淳一张开了小口,把那根插得她死去活来的大阳物,含
进去一个大龟头。淳一的小嘴得含满满的,用舌尖在大阳物的出精管上舔!吮著
!像孩子吸奶地吮著。
辰夫把淳一的小嘴当成了骚穴,那根大阳物一下一下顶到淳一的喉咙口。淳
一的小口,由嘴角流出白泡泡,大阳物还一跳一跳的,越涨越猛。
辰夫舒服到了极点叫道:「骚姊姊,含紧我的阳物,我丢给你这个骚货吧!

淳一忙著含住大阳物,一双手更加紧地揉模著那对卵蛋儿,辰夫的大阳物「
扑!扑!扑!」的射出精来。淳一的喉咙被精水烫得舒服异常o
四、
淳一进去浴室冲洗...
浴室传来「哗啦、哗啦」的冲水声,已经一刻多钟了,淳一还不出来。辰夫
好奇地走进浴室,只见到那浴室的门并没有关紧,他眯著眼睛往里一瞧。哇!好
一个「贵妃出浴」的美妙镜头。
淳一正好弯腰在擦足踝,她的乳房那么浑圆的裸露著,她的长腿那么光滑细
致地撑立著。辰夫食指大动,在浴室门边将自己脱得精光,将浴室的门一推,整
个人钻了进去。
「不行啦!你...」
淳一看到赤条的他,底下那根鸡巴已高高耸著,略作羞惭地说:
「你...我还没洗完呢!」
「我不管了,淳一,我己看得心跳加速,我,我忍不住了,我要你做我的达
令,淳一,你太美了,美得叫我控制不了自己...」
「不耍!」淳一推著他的胸膛说:「不要这样嘛!我洗好了,你也冲冲凉吧

!」
淳一说完,侧转身走出浴室,站在门口说:
「辰夫右手边的毛巾是乾净的,你可以使用,我是从来不带客人来的。」
辰夫连声诺诺,将水龙头往身上冲了一遍,肥皂只用在鸡巴周围洗了一下,
就急匆匆的擦乾出来了。
淳一穿上一件轻便的套头装,正在拉整床单。辰夫从后面拦腰一抱,那条硬
鸡巴隔著她的衣服,正好顶在她的屁股之下,两个人笑闹的跌在床上。
淳一说:「我要告诉你,我是不随便和男人在一起的,实在是这几天...

  「我知道,我知道。」辰夫抢著说:「算我运气好,才能碰到你,淳一..
.我要...」
辰夫的手正在她的丰乳上探险,给她这么一说,立刻拍著胸膛,说:
「我人格保证,绝对不传出去,即使洋仓和我这么好的朋友,我也不说。」
淳一听他这么一表白,心头已放松不少,接著又是一番半推半就,欲擒故纵
的装模作样,辰夫一心说好话,一面手忙脚乱地,挣札了十来分钟才将淳一剥成
精光。
辰夫色欲薰天,压在淳一的胴体上,又搂又吻地,一忖急色鬼的模样。淳一
又装作不堪摧折的弱模样,等到他的鸡巴塞进时,立即握紧小拳头,轻声地说:
「哎!唷!你的好大...」
第二回又开始了...
辰夫听她这么说,心头得意的很,一面亲著她的小乳头,一面开始抽送起来
了o 辰夫听到她的叫声,一种大男人主义油然而生,似乎他是全世界崇拜的英雄
般,趾高气昂地鞭策前进。
辰夫将淳一紧紧搂住,双眼睁得杏眼般大,口中连「啊」了数声,一股浓精
就喷射而出。淳一知道是火山爆发的时候了,立刻双腿往下撑直,照他的话,紧
紧搂著他的双肩。辰夫并不急著抽出来,他让那根开始软化的鸡巴,依旧停在她
的里面,右手拂著她的发角说:
「淳一,你实在太漂亮了,我看到你这么美,心中一急,就很快的射了出来
。」
「还说很快!」淳一靠著他的肩膀说:「这样就已经叫我吃不住了,你真会
...」
辰夫听她说完,就靠了过去,轻轻一拉,淳一就顺势倒在他的坏中,坐在膝
盖上,辰夫也立刻伸出了双手来,在她的嫩躯之上,紧紧抱著,在她的粉颈上吻
了起来。
起初,淳一还有点挣扎,过了一会,她完全倾倒在辰夫怀里,仰起头来吻将
上去,从她那情欲眼光中,显出她正需要,于是他快速的脱去她的衣服和自己的
衣服,两人赤条条的搂压在沙发上,一阵狂吻。
欲火逐渐上升,说不尽的需要,写不完的渴求,他急忙分开她的大腿,扶正
阳具对正洞口,淳一也紧紧抱著他的屁股,略一提高往上挺,那粗硬的阳具;
全根尽没了,虽然阴户内稍有淫水,但刚开始,阴壁仍是紧紧的,怎经得起粗壮
的阳具一插到底,直□花心。
辰夫歉意的说:「抱歉得很,刚才觉得你的阴户里,暖呼呼的很舒服,所以
我一时忘情的插入。」
他抱著淳一,又亲又抚了一会,忍不住的缓缓抽起了阳具,又轻轻的一节节
送入,就这样轻抽缓插了百余下,淳一已淫水四溢,娇喘连连,十分舒服,无限
爱意。
他是欢场中老将,深深懂得女人心理,于是耸动屁股,一阵比一阵快,猛列
大干起来,这时淳一的子宫,只觉一热,涌出一阵淫水,全身好不舒服,情不自
禁的迎著龟头摆动起来。
辰夫觉得美妙无穷,更加用劲的抽插起来,一上一下的动著,大约有十分
光景,突地...淳一大叫一声,混身颤抖,阴户里忽然缩得紧紧的,一阵热呼

呼的阴精,从子宫射出,淋到龟头上。
辰夫看了,已是欲火中烧,扑过去便压到她身上,下面的阳具一颤颤的;又
粗又大随即伸手扶著龟头,朝她穴囗放著,淳一也拨开阴唇,让它一涌而入,「
吱」的一声,只觉阴唇紧夹,深达穴心。
同时提起两腿,勾进辰夫的屁股,摆动圆臀,向上迎凑,辰夫也猛然的抽插
了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那管什么床技,什么战法,一连抽插了
五六十下,只抽插得淳一死去活来,浪叫道。
想不到淳一会如此的浪,如此的骚,叫床的功夫,几近疯狂,阴户里竟也发
出了美妙的响声,淳一的淫水真多,她不住浪叫著。一声大叫,淳一的穴里,像
个吸管,猛烈吸了起来,吸住了龟头,她泄精了,脸色一阵苍白,辰夫不敢粗心
,忙停止抽插,咬了一下她的鼻尖,才回复过来,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血丝,
辰夫才放下心,继续抽送,最后精关一松,一股阳精,直射出来。
辰夫也猛然打了个冷颤,「噗滋!噗滋!」一阵阳精,冲关而出。淳一和辰
夫相搂著,带著满足的心情进入了梦乡,一夜到天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4726

帖子

47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762
发表于 2016-2-28 10: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