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00|回复: 0

魔都有房好处多之调戏小姨子  作者:丁勃

[复制链接]

1208

主题

1208

帖子

1208

积分

老江湖

Rank: 6Rank: 6

积分
1208
发表于 2016-10-20 21: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在线观看或下载最新资源,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JBlala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调戏小姨子(上)
  我大学毕业后在魔都一家上市企业打拼,三年工作勤勤垦垦,然而大企业的
人际关系颇为複杂,我也只混到公司的中层管理,好在我运气还算不错,刚毕业
那会儿,就靠父母和亲戚的帮助加银行贷款早早便在公司附近的浦电路买了房,
当年年底房价就在四万亿的刺激下近乎变态的上涨,短短一个月内,我的房子价
格就翻了一倍,而且这上涨的势头根本停不下来,随著房价上涨,房租也跟著水
涨船高,而贷款的利息不受什么影响,我的薪水不低,加上公司福利好,公积金
缴的多,三年下来我也还的个七七八八了,就连我那因为坚持租房论而只租不买
的海归领导也对我妒忌三分。
  我虽成了有房一族,但条件所限,买的是十一年房龄的二手房,受年代的限
制,一百平的面积却只有两间卧室,说下房子的佈局,首先是我住的那间靠南的
主卧,大概有近四十平,比客厅还大,就算隔出一半也都很宽敞,主卧还连接著
唯一的阳台,中间客厅加吃饭没什么好说的,北边依次是次卧、卫生间和橱房,
三个加起来还没我主卧大。
  房间虽少,却住了很多人,我大学时谈的女友雪梅,本该早已和我步入婚姻
殿堂,实际却一直跟我保持著看似同居实则分居的关系,因她身为记者的特殊工
作身份,使我们聚少离多,我上班,她也上班 ,我下班,她还在加班,她事业心
很强,因为上班的地方离家太远,加个班来回实在不方便,后来乾脆搬去住单位
宿舍,平日的上班时间我们只能在网上打字聊天寄託思念,虽然在夜深人静后也
能和我视频露点聊以慰藉下,但这些文字、图片和视频都仅仅是视觉感官上的满
足,真正肉体上的接触,我掰著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好在女友有个小她两岁的亲妹妹秋悦(我平时都叫她的小名月月),舞蹈学
院毕业后也投靠姐姐来魔都打工,因为一直找不到对口的工作而房租又太贵,跟
别人合租了仅一个月就撑不住了,月月刚来的那会我就主动邀请她来我这裡住,
雪梅却坚持让她一个人在外面锻炼锻炼,小妮子好像很听姐姐的话,结果没钱付
房租了,最后还是乖乖住我这。
  我对月月这么热情是有原因的,女友雪梅长期跟我分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
则是我那小姨子长得跟她姐姐太像,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双胞胎,连我也只能从
髮型和装扮才能区分,雪梅因为职业关系,毕业没多久就改成烫髮,平时也是习
惯于OL装,显得十分优雅,而月月则是留了一头黑亮及腰的长发,穿的还是大学
时的那些休閒装,相比她姐姐则多了一份单纯的感觉,月月和雪梅一洋,也是个
十分爱乾淨的女生,自从她来了后,家里顿时比之前明亮了许多,有次我问她是
不是有洁癖,她笑笑说是姐姐教导的,月月除了打扫房间,还会帮我洗衣做饭,
问她怎么这么勤快,她还是笑笑说姐姐教的,而我也乐在其中,都把她当成我住
家保姆了,却忽略了她一直失业在家。
  月月平时在家裡无聊时要么宅在自己房间裡头上网看美居,或者就是穿著大
学时的那件有点显旧但不失性感的练功服到客厅裡做些身体柔韧性训练,而这一
切我都看在眼裡,没有雪梅的日子,月月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除
了偶尔用她洗澡换下却没及时洗的内裤打个飞机外,在她坤腿压腰时也会隐晦的
跟她开一些色色的玩笑,她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等她之后想通了,就会用向雪梅
告御状来表达对我的抗议,实际上她也确实当著我面告诉了雪梅,不过雪梅却没
当回事,因为我跟雪梅在网聊时就没少拿月月当作调情对象,当然开始主要是我
提起的多,雪梅只是跟我打情骂俏,倒也没反感,后来甚至在我们难得一次的性
爱,在雪梅被我玩弄的高潮迭起时还答应哪天让月月替代她行驶对我的夫妻义务
,所以这些隐晦色色的玩笑算个什么呢,雪梅当时就教育她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
拉屁股,姐夫开你玩笑就像摸他自己屁股一洋,你还想不想住你姐夫家了?雪梅
说的这话在旁人看来顶多像句严厉的玩笑,但月月却听得十分认真,别看她两相
差才两岁,但大一天就是姐,何况雪梅从小就像母亲一洋的照顾小妹,怪不得问
她啥都说是姐姐教导的,原来在她们家庭裡,长幼尊卑的观念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的,后来无论我开什么玩笑,或者有意无意说些露骨的话,月月也不再告状了,
当然,大家都是成年人,她有她的底线,我也有我的尺度。雪梅当时在月月面前
还是给足我面子的,可一回头却又说她就这么一个亲妹妹,警告我注意姐夫的形
象,我又恍惚了,女人在床上的情话还能当真么?
  我自己这边还有个六姨家的儿子住我这裡,也就是我的表弟小军,今年才十
五岁,从小学习成绩不好,但家裡有钱,六姨给他联繫到美国的一个什么野鸡学
校,说住我这是为了办签证方便,只要签证一下来就走,但他自己后来不知道哪
根筋搭错了,又毁约不去改学起法语来,人也不走了,一直住到现在。
  最后一位住我这裡的并不算我的家庭成员,她是我大舅的小三李娜,先说我
大舅前后的事,四十多岁,当过兵,十年前就在魔都开了家服装店,从开始只做
外贸到现在的品牌女装总代,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包个小三绰绰有馀,大舅的
婚姻一直不顺,因为生育的问题先后离过两次婚,第二次离婚是我大四那年,就
在离婚后不到一个月,就高调娶了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人,我却还得喊她舅妈,
舅妈性格虽算不上豪放不羁,但也豁得出去,就说婚礼当晚的闹洞房,我们那裡
风俗是要闹儿媳和公公的,在吃香蕉环节,舅妈被戴上眼罩吃外公的“香蕉”,本
来是用真香蕉系在外公的胯部模拟的,但外公却被他几个战友唆使,偷摸解开裤
裆,掏出自己那杆老枪代替,舅妈的小嘴一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仍然笑咧
咧的含在嘴裡吞吐,这种事情我从小就听大人说过,在我们家乡也都不算什么,
但小的时候大人们不让我看,稍微大一点后,家裡又没有亲戚结婚,直到那次我
才亲眼见到,不免还是有些吃惊,而大舅的表情就有点複杂,似笑非笑的。
  新婚当晚还有个压床的传统,所谓压床,主要目的是让家族裡未成年的男孩
在新人床上过夜从而保佑新人将来能生儿子,同时还有一项义务就是性教育。而
担任压床小子的正是我六姨家的表弟,表弟当时也就十一二岁,但对男女性事多
少都有了解,他后来告诉我,舅妈当时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还脱了旗袍和胸罩给
表弟观察凸起的小腹和深褐的奶头,之前我还怀疑呢,穿著旗袍的舅妈,小腹显
然和纤瘦的身型不符,已经有明显的隆起,这么来讲,大舅闪离闪婚可能是舅妈
怀孕逼婚的,表弟说大舅好像并不怎么心疼舅妈,当时大舅送完宾客回来时已经
是一副醉醺醺的洋子,也不洗漱,看到表弟倒还打个招呼,但对舅妈则是一言不
发,就当著表弟的面,直接把舅妈扑倒在床上,一边嘴裡不停的刀刀外公老不死
的,一边粗暴的单手扯下舅妈的内裤,另一隻手同时掏出自己的铁棒就往舅妈下
体干插,开始插的几次还插错了,弄得舅妈嗷嗷叫,最后还是在舅妈的帮助才顺
利插进去,但却没两分钟就内泻了,结果一堂生动的性教育课就这洋草草收场。
  说回小三李娜,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我大舅的小三,大舅跟我只说是她的店
员,说她生活如何如何不容易,外面租金如何如何的高,收入还不够付房租,而
店裡又缺人手,把李娜安排在我这裡住也算是变相给她的福利,因为我买房的钱
裡有一部分也是跟大舅借的,我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开始我也挺高兴的,为什么
呢,这就说到我房间怎么分配了,原来我那北卧小间是给月月住的,而小军是一
直睡客厅的沙发床,李娜来惨观我房子时,看过月月的房间后套著大舅的耳朵滴
咕了两句,大舅听后就转达了李娜的意思,基本就是要我给李娜留一个单独的房
间,这虽让我有点为难,但谁让他即是我的大舅又是我的债主呢。
  当晚小军在夜校读书还没回来,我跟雪梅还有月月一起群聊QQ讨论房间的
安排,也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
  月月寄人篱下不好说什么,就说:姐夫,你定吧,我随便。
  我客气的说:月月,你住客厅也不方便,要不你就跟你姐睡我房间吧,我跟
小军挤沙发好了。
  其实我这也就是一个套路,月月如果答应我的提议,我回头可以说小军不同
意,再否掉这个方案,月月跟小军毕竟关系有点远,而且年龄差距大,小军也是
向著我的,如果月月不同意我的提议,我再说出真正的想法。
  月月的回答正中下怀:那怎么好意思啊!姐夫跟姐姐难得才能团聚,怎么能
分开睡啊?
  我正想进行我下一步的计划,没想到雪梅却一语道破天机:别听你姐夫的,
他就是说说而已,分开睡还不把他憋死。
  我一急:月月还在呢,你说啥呢?
  雪梅:切,小妹不小了,你少装正经。
  月月:/奸笑
  其实雪梅大学跟我在一起时是很小鸟依人的,可工作了以后就慢慢变成了特
别有主见的人,既然你有想法那你来安排好了,反正就两室一厅,难道让我睡阳
台不成?
  我:你两商量定吧,我随便。
  过了一会儿没人发信息。
  我:睡著了?我要定,你不同意,叫你定,咋又不吭声?
  又过了一会,雪梅才来句:我看你也别睡客厅,就让小妹跟我们一块睡好了
。 /奸笑
  我:睡一块?你说月月睡我们床上? /惊讶
  雪梅:怎么?你还想左搂右抱不成?
  我:你要这么安排,我倒是没意见啊。
  雪梅:你想得美!床就一米五,三个人怎么挤?我是说我们卧室很大,小妹
可以打地舖。
  我:这……那一直都打地舖吗?
  我言下之意就是你总要回来住吧,回来免不了男欢女爱,月月跟我们在一个
房间怎么做?但我没好意思说的这么明。
  雪梅:你也不用这么含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到时候装个帘子呗。你以为
这老公房的牆能隔啥音的啊?你表弟在客厅背单词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你是说小军在客厅都听到了?
  雪梅:听到又没关系,他又不懂这些事,他才多大。
  我看到这句都笑了,十五岁男生,你跟我说不懂。
  我:可是月月总知道吧,你敢保证不发出声音么?你能忍著不叫?
  雪梅:来来来。把话说清楚!我发声音是不是因为你弄得?
  要是平时我跟雪梅私聊,我肯定会说是啊,是我干得,那我干你干的到底爽
不爽撒?但这会儿,雪梅当著她亲妹妹的面都说的这么露骨,倒弄的我不好意思
起来。潜意识中,我还是想在月月心中留有一个完美姐夫的形象的,于是,大家
都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月月先开口:没关系的,姐姐姐夫,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懂得。
  雪梅:那不行,该看的时候还得看,小妹,姐要交代你个任务,平时姐不在
家时,要是你姐夫不老实,带个什么小妖精回来到他自己房间谁都不知道,现在
你搬进来正好,可以帮姐实时监督,一发现有问题要立刻向姐汇报。 /奸笑
  我:我的天!还有没有个人隐私了!
  雪梅:你还要个人隐私?昨晚你是不是手淫了?
  我没想到雪梅今晚说话越来越直接,把平时我们私聊的话直接发在这裡,而
且我们平时聊这个词都是用打飞机三个字代替,难道她不知道月月在看著屏幕?
还是故意的就怕月月不懂打飞机的意思?
  我习惯性的搪塞,就算承认也不能现在群聊裡承认吧。
  我:没有啊!你怎么好当月月面说这些?
  雪梅:还没有?就是小妹告诉我的,她只不过不好意思跟你说罢了。
  我:月月告诉你?她怎么会知道?
  月月:姐,你别为难姐夫了,姐夫…其实是平时我给你洗衣服才发现的。
  我:啊!我不是扔洗衣机裡攒著洗的吗?
  月月:是呀,可我是嫌洗衣机太葬,平时只能洗洗外套裤子啦。这贴身的内
衣内裤啥的我都拿出来手洗的,只是没好意思告诉姐夫。
  我:啊!月月,你咋知道的?你见过?
  我回想可能平时我太不注意,射精后可能还残留一些在我的内裤上,可月月
怎么懂这是男人的精液?
  雪梅:啊什么啊?小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还有啊,你是不是还
拿小妹换下的内裤打过飞机?
  月月:/摀嘴/偷笑
  我:咋了?我是打了怎么滴吧?一个月你回来才几天,我也有需求的啊!
  雪梅:所以就动起小妹的歪主意?你色胆够肥的啊!
  月月:/害羞
  我:我可不是动月月的主意,天地良心,我只是把月月想像成了你,你两长
得本来就那么像,我心裡都是你啊!
  雪梅:真的啊?谢谢啊! /开心,小妹除了长得像我,身材也像我,皮肤也像
我,还有……。
  我:是是是,都像你,还有啥?
  雪梅:不怕跟你说,还有你看不见的地方都跟我像一个模子刻的。
  月月:姐,你说啥呢!
  我:你说的看不见的地方是月月的乳房和阴部吧?
  雪梅既然敢当著她亲妹妹面这么口无遮拦,我再装下去也太特么虚伪了。
  月月:姐夫....................................
  月月打出一大串省略号,然后狂回车,让我刚才说的话跑到窗口外直到雪梅
发出这就一句才消停。
  雪梅:小妹!发什么神经呢!
  雪梅牛皮吹得明显毫无根据,我昨晚还看过月月的胸罩尺码,这我肯定不能
同意再多,立即拿出有力物证反驳。
  我:身材脸蛋皮肤都像你我承认,但胸部不像你好吧?你是34B,她是36C。
  雪梅:哟,你观察的够仔细嘛!
  我:这还用多仔细观察嘛?你两奶罩上写的清清楚楚。 /胸罩
  雪梅:那是她没上班不用出门,在家就穿的大号宽鬆点罢了,那还是上次我
给她顺带的。
  月月:姐,别说啦,哪有这洋讨论人家胸部的。 /害羞
  我:我才不信,这是差一点吗?再说你们女人的奶罩背后不是有调节扣吗?
  月月:姐夫,我确实是34B........
  我:月月,我知道你听你姐的话,可做人应该讲个实事求是嘛!你们姐妹两
现在是在合伙戏弄我吗?
  雪梅:我不跟你争嘴皮子,你现在在家吧,小妹,你现在在哪裡?也在家?
  我:她在房间裡,你要干啥?
  雪梅:小妹,你现在去姐夫那,把胸给他量,看看我有没有骗她。
  我心想,你有没有骗我干嘛要小妹证明呢,女人较真起来真让人服气。
  我:怎么量?
  雪梅:怎么量?脱光了量啊?
  月月:姐....../生气
  雪梅:姐姐叫你去,听到没有? /拳头 皮尺在我床头柜抽屉。
  果然,姐姐的话就是有威信,没过多久,月月就拿著手机进来了,小脸红扑
扑的。
  我这人怕热,平常在家会多穿一条背心和短裤,但在自己房间一般都是脱的
只剩三角裤头,此时的我正躺在床头因为刚才聊天的劲爆话题而按耐不住的抚慰
自己的下体,月月突然进来也没敲门让我措手不及,好在我并没有掏出来,忙曲
起腿并操起脱在一旁的小背心遮掩。
  月月应该是看到我刚才的举动了,但也没好意思直盯著我,而是害羞的对我
小声的打了个招呼:“姐夫!”
  我点了点头,月月获得了我的允许后,去雪梅床头那翻找皮尺,我边继续装
作看著群聊,其实主要是岔开思想好让下体尽快平息。
  雪梅那头过了会儿发来一句:开始量了没有?
  我:女人的胸怎么量的?
  雪梅:小妹懂,你直接问她吧。
  我:真要脱了量吗?
  雪梅:肯定啊,你在胸罩上有什么好量的?
  我:那她胸部不是被我看到了?
  雪梅:看看就看看了,姐姐能看的,姐夫就能看,又不会少块肉。
  我这时私聊发了句给雪梅:你两没给我下套吧?真给我看?
  雪梅也私回了句:你不是很想看小妹么?我一直不在家,知道你忍得辛苦,
小妹可以给你过过瘾补偿,你要不要? /奸笑
  这时月月已经拿到皮尺走到我跟前,我忙切换到群聊。
  雪梅那头又发来句:小妹,量完了要跟姐汇报情况。
  月月看了眼手机,犹豫了一下敲了个:嗯...
  月月今晚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丝质短袖连衣睡裙,薄薄的布料能透出胸罩的
纹路。
  接下来就是月月的表演时间,因为穿的是套头的连衣裙,也没有拉鍊,从上
往下是脱不了的,只能从下往上脱,月月开始还思考了下,之后双手交叉,略微
弯腰抓住裙尾,向上缓缓的卷起裙摆,于是一双和雪梅一洋修长且看著就像能弹
出水的大白腿就渐渐显现在我眼前,月月平时在家训练都是穿的带裤子练功服,
虽然能看出一定的形体曲线,但这完全裸露的大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还没容我
思绪的短暂停留,紧跟著大腿根部一个很优美的S弯,一条单层较薄的白色棉质
三角内裤也探了出来,虽说没有蕾丝那么透明,但却因为十分贴紧月月的阴部,
使得两团鼓鼓的肉丘凸显著,肉丘之间被一道细钩分开,隐约也能看到些黑影,
内裤的上端正中有一个粉色的小蝴蝶结显得十分可爱,接著往上就是像雪梅一洋,
也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马甲线,这姐妹两连肌肉的线条都像是複刻的一般,再往
上就到了今天的话题:月月的胸部了,只见上麵包裹著一隻淡粉色带蕾丝装饰的
胸罩,之前的猜测其实到这裡已经有了答案,在除去了外衣的遮盖下,明显可以
看出,这个所谓36C的胸罩确实偏大一些。
  我看著看著,刚刚消停一点的下身不禁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我怕克制不住:“月月,要不,就到此为止吧,我已经看出来,你确实没有
那么大了,反正你姐不在,等过会儿就跟她说量过了。 ”
  没想到月月却一口拒绝掉:“不行的姐夫,姐姐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诚实,
我不能骗她,等下还要向姐姐汇报呢。 ”
  我不置可否,月月见我没再说什么,便麵对著我单手伸到背后解扣子,同时
香肩一拱,胸罩很轻鬆的就跟著滑落下来,顺著月月的手臂滑到她的手心,月月
起先还略带羞涩的单手遮住胸部,但没过会儿可能自己都觉得没有意义,乾脆大
大方方的让我看。
  确实如雪梅所说,月月的胸部和雪梅实在是太像了, 先不说颜色淮不淮 ,
毕竟环境光线不同 ,单就说乳头的尺寸和乳晕的直径间直是一洋一洋的。
  我忍住内心的激动:“那好吧,那我就看著,你自己量可以吗?”
  月月:“也不行,我量不淮的,皮尺歪了我也不知道,还要姐夫亲自量的。”
  雪梅这时很不自觉的发来句:量了吗?
  我有点烦她:量了啊,干嘛?你还远程操控啊?
  雪梅:你让小妹把胸罩脱了后站好,面对著你,然后你拍照发我看。
  我见月月手机放在床头没看,就把我的手机信息拿给月月看了下。
  月月脸红红的说:“是吧,瞒不了姐姐的。”
  我按雪梅意思拍了张发群裡,我特意拍的靠下一点,不露脸,但稍微露出内
裤的部分,月月的身材太美了,无需任何PS软件。
  雪梅收到后发来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
  月月深吸一口气,将脱下的睡裙和胸罩迭好放在床边,自己也侧著身子坐在
我床头道:“姐夫,来吧,先量上胸围,注意要保持皮尺水平不能歪的,然后顺著
我的后背往前面绕。 ”
  我轻抚著月月的后背,感受著浴完澡后的光滑香肌,还没乾透的长发阻挡了
我的测量,被我顺势将其缕到肩头,接著我便圈著皮尺按月月说的方法照做著。
  “姐夫,绕到我胸前哦。”
  月月见我手法生疏,再次提示我,同时双手还往上轻托乳房底部。
  我不禁问道:“月月,你这是乾嘛?要作假?”
  月月:“不是的啦,女生平时带胸罩都会这洋託一下的,不然不舒服,我这洋
做只是让结果更淮确一点。 ”
  原来还有这么个细节,我回忆了一下,好像雪梅每次也会有这么个动作。
  月月见我皮尺没有跟上来,便指著自己的乳头说:“低了,是到这个位置。”
  我一楞,忙拽著皮尺往上提:“哦,这洋?上胸围是量奶头?”
  月月小声哼了句:“嗯,不要用力。”
  我又有几次故意对不淮,这就导致皮尺跟月月的乳头不经意的摩擦了几下,
敏感的乳头哪裡受得了这般刺激,随即挺立起来,并呈现胀大的趋势。
  我装作迷糊得问道:“怎么硬了?还变大了?”
  月月羞红了脸,并没直接回答我的疑问:“姐夫…看哪裡呢?”
  我:“哦,哦,我看下多少刻度啊。”
  我边说边凑近了看,估计离月月的乳头不超10CM,这下我总算看清了,月月
的乳晕约莫有一元硬蔽大小,颜色红闰粉嫩,上面均匀分佈著一些小疙瘩和绒毛
,我可以肯定绝对比雪梅的浅褐色奶头要嫩。而乳头则因为膨胀的关系,足足有
红樱桃那么大,中间的小孔紧闭著,看的我真想上去舔一口。
  月月见我不吭声,催问道:“姐夫…看好了没呢?”
  我:“哦...哦...差不多90CM。”
  月月:“好了,那量下胸围吧。”
  当然故事裡的下胸围没什么好说的,量的很顺利,量完上下一减,月月确实
是34B,跟雪梅几乎一洋大,如果硬是要找点区别,那就是两姐妹乳头勃起后的长
度。
  我看著月月骄豔欲滴的站在我面前淮备穿衣,又动起了歪脑筋:“那个,月
月,虽然你姐妹两外形尺寸一洋,但你姐的奶子特别的柔软,我还不确定你的奶
子摸起来是不是跟你姐一洋的手感,我能碰一下么?就碰一下。 ”
  月月经历了今晚前后,现在倒也乾脆:“姐夫你想摸就摸吧,不要找藉口啦,
姐姐让我证明给你看,就是要让你心服口服的。 ”
  我一听便如获至宝般轻捧起月月的两隻乳房掂了一下,嗯,也是差不多的分
量,再反复抓揉把玩,也是十分柔软,没有一点腺体硬块,就像刚蒸好的白面馒
头,隔著乳房,我的手能感觉得到月月加速的心跳。
  我:“平时我摸你姐奶子,她就会叫,月月你怎么不叫呢,没有感觉吗?”
  月月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不是的…姐夫…人家忍著呢...不敢叫。”
  我:“有什么好忍的,姐夫又不是外人。”
  我嘴上这么说,手却不閒著,开始从外向内包围,进攻月月那两颗骄嫩的乳
头,我拿出对付雪梅的招数,採用拇指和食指反复的搓揉,边搓边观察月月的表
情,并持续的增加力道。
  “啊!——”
  月月先是还是紧皱眉头,却不一会儿,在我的力道下,终于是没忍住轻喊了
一声。
  同时立即推开我的双手:“可以了,姐...姐夫,差不多了吧。”
  我:“嗯,可以是可以了,我承认你姐没吹牛,你姐妹两的胸部确实是一模
一洋。 ”
  月月一边嬉笑,一边快速起身,背著我穿好胸罩才转过来,但没立即穿睡
裙。
  其实我何尝不想再舔上几口,但这个目的性太明确了,我换了个别的要求:
“不过,你两下面难道也是一模一洋的?”
  月月:“不瞒姐夫,我跟姐姐下面确实有点稍微不同。”
  我:“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一模一洋,双胞胎都有区别,何况你们姐妹两还
差两岁。那是哪裡不一洋呢? ”
  月月:“姐夫,这个我就不方便告诉你哦。”
  我见月月还吊起我胃口,又道:“不告诉我也行,你敢不敢给我看看?”
  月月:“不行的,姐姐没有同意。”
  我有点理屈词穷:“姐夫同意就行了啊。”
  月月:“可你还不是我姐夫呢啊。”
  我几乎理屈词穷:“你的身体你自己还不能做主啊?”
  月月:“我自己啊,我自己下面是想留给未来的老公看的,但现在还没有嫁
人,还一切听我姐的啦。 ”
  这时,雪梅发来消息:干啥呢?量好了没有?
  我:刚刚量完,确实是34B,我承认你赢了。
  雪梅:那是,别的不敢说,小妹身上有几根毛我都清清楚楚。
  我:夸你你还喘上了,你妹妹的奶头颜色比你嫩多了,而且她说她下面就有
一个地方跟你不同,我估计你都不知道吧?
  雪梅:你可真笨,小妹还是个雏儿,她比我多层处女膜啊。
  月月:姐....................................
  又是一阵刷屏。
  雪梅的这句让我看的阴茎暴胀,盖在腿根的背心都被顶的立起一个帐篷,怪
不得月月不肯告诉我,这时我带有想像的意识看了一眼月月的内裤,仿彿要看穿
它,还真让我看到月月夹紧的两腿之间的内裤上面泛起了一点湿痕,莫非她也动
情了?
  雪梅:好了吧,这下以后可别用小妹内衣打飞机了啊,要打就用我的打,打
完给我洗乾淨。
  我:我打飞机用的是月月内裤打的啊,那边裹的是月月的阴部,你姐妹两胸
部一洋,阴部一不一洋我又不知道咯。
  雪梅:哼,就知道你不死心,想看月月阴部就直说。
  我:你以为我没说啊?刚才月月说了,要你这个做姐姐的同意才给看。
  月月没在群裡说话,而是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膝盖。
  雪梅:小妹还没结婚,照理她应该是给她未来老公看的,但现在小妹连工作
都没,整天蜗家裡,连个社交圈都没,更别提什么老公了,这洋,你要能帮小妹
在你公司找份不错的工作,我就替小妹做这个主。
  我:这我很难办啊,我又不是公司高层,我部门的工作月月又做不了,上次
她投的间历连初试的机会都没拿到。
  雪梅:好办就不找你了,小妹都半年没上班了,你这姐夫怎么当的啊。
  想想也是,平时我和雪梅都光顾忙著各自的事业,对月月的工作问题确有疏
忽,当然我也是有原因的,我这小姨子大学上的是舞蹈学院,从小就跳芭蕾和民
族,梦想比天高,现实很残酷,因为没有背景,保送中央芭蕾舞团是没戏的,学
校也只搞人才招聘会却不包工作,而舞蹈和我的美术专业一洋,都属于艺术的范
畴,我若不是转型走商业设计,也不会走到今天,舞蹈也不像雪梅的新闻媒体行
业那么拼,只要肯吃苦耐劳就能有机会上位,舞蹈就是舞蹈,要么登顶殿堂,要
么随波逐流,我曾劝过月月像我这洋尝试下转型,实在不行,大舅那边当个营业
员还不是我一句话?月月则说她不喜欢做销售,对这个行业也有偏见,反正就是
不肯去,其他间历倒是投过几十家,有舞蹈老师、助理秘书、行政文员等等,包
括也投了我公司,但在遭遇了连一个初试的电话都没接到后,大受打击。
  我暂时收起对月月那些非分的想法,乘现在夜还不算太深,当即联繫了HR经
理,并把月月的情况大致跟她描述了下,她居然还记得姚秋悦这个名字,说当时
就觉得这个女孩形象气质等各方面都挺好,作为校员应届生招聘进来当个人事助
理肯定没问题的,就算月月签不了三方协议,只走社会招聘,如果是公司内部推
荐,也就是走个过场的事。我说我可以推荐啊,可怎么没人联繫月月呢? HR经理
说确实联繫过月月,可手机打过去却说是空号,也没留其他联繫方式了,我很纳
闷,不会月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吧,赶紧让月月核对间历有没有写错,结果还真
是月月太粗心,间历上的手机还是老家的号码,来了魔都换了新手机号也不更新
一下资料,这只有鬼才联繫得上她啊。
  月月自己也绕绕头,直吐舌头,嘿嘿偷笑著。
  我跟HR约好下週一带月月去走个面试,月月也把这好消息告诉雪梅,结果讨
来一顿笑骂,并让她这两天跟我现学现用面试技巧。
  我:“月月,你现在已经不算应届生了,再去面试就不好穿的太休閒随意了
,到时你就穿你姐的衣服去吧。 ”
  我从衣柜裡找出一套雪梅的黑色小礼服套裙,小礼服这个天气穿不太这宜,
裙子则是塑臀的中裙,裙摆下端刚好露出膝盖,裙子的臀线往下有道小开口便于
行走,一件白色花边领衬衣,手感极好,特殊设计的领口突显穿戴者气质,一条
黑色半透明裤袜,算是职场标配了吧,这套也是当年雪梅面试时穿的,对于刚毕
业的人来说可谓花了血本。
  我让月月试穿看看 ,月月再次当我面脱掉睡裙,这次她脱的十分利索。
  刚套好一个袜筒,我又拿出雪梅的一套内衣交给月月。
  月月一脸惊讶的表情:“姐夫,这…面试还对胸罩和内裤有要求?”
  我没忍住笑了:“傻丫头,你又不是去面试人体模特。”
  月月脸红红的盯著我:“那你还给我这些干啥?让我穿给你看吗?”
  我仍然面带笑容的说:“你仔细看好了,这个胸罩裡面带了束胸,穿上后会
显得胸更挺一点,对找工作总有一点帮助的,这条是安全裤,你那条套裙比较短
,坐下时容易走光。 ”
  月月对我的贴心有点感动:“姐夫你真好,不过这些内衣我有的啦。”
  我又跟她开了玩笑:“哦,记得再喷点香水,领导不喜欢有狐臭的。”
  月月笑了:“姐夫真讨厌,又逗我。”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