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68|回复: 0

新婚泛爱- 韩楚故事

[复制链接]

1246

主题

1246

帖子

1246

积分

老江湖

Rank: 6Rank: 6

积分
1246
发表于 2016-10-20 21: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在线观看或下载最新资源,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JBlala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江南,初秋,薄雾笼罩小村安静祥和,偶尔几声鸟鸣鸡叫却更增添了小村的静谧,美丽得如同一幅画。
  一个三十丈见方的大院子后面矗立一栋靓丽的农村小楼,看起来,这间小楼刚建两年,二楼一间新装修的卧室里面,墙上还贴着微微褪了色的大红喜字,床上凌乱着鲜红的床单,床单上面有一个人,一个女人。
  女人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从被子一脚露出来,被角藏起了那令人向往的神秘的大腿根部,一只玉藕一样的胳膊仿佛受不了这初夏的暑期,从被子里逃了出来,被这只玉藕带出来的半边胸部傲然耸立,而白皙细嫩的脖子上面,女人有一张绝美的脸,高挺的鼻子微翘的嘴,白里透红的脸庞,还有瀑布一样的长发飘洒在床头。
  美女慵懒的微微睁开眼,长长睫毛向上挑了挑,仿佛受不了这隔着窗帘透过来的阳光,迷迷得看了一眼在晨风中微微飘动的窗帘,那长长的睫毛又关起来,关起那双美丽眸子。
  美女醒了,昨晚半夜的缠绵,没有给早上带来困意,被男人开垦的土地,接受了雨露的滋润,感觉无比舒坦。
  美女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玉藕,伸直腿手躺着伸了个懒腰,喉咙里悠悠长嗯了一声,悠扬婉约,些许还带着昨夜的满足。
  韩楚喜欢这里,村里的清新空气让她非常习惯,她习惯在这树林鸟鸣中起床,她坐了起来,大红的被子滑到腰间,一双饱满坚挺的豪乳露了出来,韩楚看看自己好像又大了些的胸部,嘴角苦涩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以前C杯罩怎么就变成了D了。
  她不喜欢自己的大胸,她不喜欢自己被人关注,她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但身材高挑,胸大臀翘,还有令人羡慕无可挑剔的脸蛋,注定了她不可能不被人关注,中学大学一直是班花系花。
  想起昨晚的缠绵,韩楚脸上飞起一团红云,她含羞幸福,还有一丝丝的内疚和惆怅。就这样呆呆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她一把掀开缠在腰间的被子,露出多少男人白天黑夜都挂念的三角区,黑色森林浓密,呈倒三角分布在平坦小腹下面,黑色森林并不整齐,还有很多粘连在一起,这是昨晚战斗的见证,而小腹上边的纤纤细腰,好像一只手就能握住。
  伸出手,探了探自己黑森林西面的神秘部位,拿回手,美眸仔细看了看,却没有任何痕迹,韩楚知道,昨晚男人的精华,又被她全部吸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能吸收男人的精液。
  这个男人,让她高潮迭起,让她欲仙欲死,却不是一流的技巧和超强的能力,只因为世人所禁忌的刺激——这个男人是她爹。
  新婚半年多,除了上次与老公陈利伟一起回门,这是第一次一个人回来,因为年假还没有休完,正好回家陪陪爹,而老公上班走不开,只能送她到了车站。
  「上次伺候爹好像是新婚前吧,都半年过去了」韩楚想着「怪不得昨晚爹这么厉害,来了两次,应该把这半年精液都留个我了」小女人心头一阵开心,爹虽然五十多岁的身体还是那么棒,身上虽然又黑又燥,但肌肉线条比老公还强,没有一丝赘肉。
  和她爹的这种不伦已有六年多了,其实她爹韩老头并不是她亲生父亲,她是韩老头当年在村头路口检回来的,当年她爹和她妈结婚五年,她妈身体有问题肚子里没有动静,看了很多土洋医生,都没有看好,农村讲无后不孝,但她爹舍不得休她妈,所以捡到这个女娃娃开心得要命,捡来的时候女娃娃差一点连命都没了,经过他们家细心调理终于长成这样一个大美女,也是好人有好报,女娃娃捡来不到半年,居然老婆又怀上了一个,这就是韩楚的弟弟韩冲。
  一家人虽然穷苦,但有儿有女的日子让她爹妈干活更起劲,节衣缩食养大两个小孩,而两个淳朴的农民,甚至对韩楚比弟弟甚至更好些。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小学二年级开学前夕,老韩和老婆为了给姐弟俩买新书包,从镇上回来的时候遇上山洪,正在淌水过河的两人就被洪水冲走了,好水性的她爹拼命追到了她妈,但拖着挣扎到岸边的时候,她妈早已没了呼吸,后面韩楚和弟弟知道,假如不是他们俩给爹生存的希望,她爹当时就随她妈去了。
  从小学到初中,韩老头起早摸黑,拼命挣钱,让两个小孩吃好穿好,还要上好学,有人给他介绍老伴,为了不让两个小孩受气,他坚持不要,就这么一个人,把姐弟俩拉扯大。姐弟都很出息,小学一直到初中,两人都是班里前三名,后来韩楚发挥出色,以校里第二名的成绩考上县高中,而第二年弟弟中考失利,就外出打工了。
  因为这次出色的成绩,他爹在村里请长辈们喝酒时候,一个长辈的酒后真言让韩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她越发感激她爹,发誓一定要对他爹比亲爹还好。
  女大十八变,上了高中的韩楚一下子出落成一个窈窕美女,因为县城文化的熏陶,她也穿得更漂亮了,这样的班花,自然会有很多男同学关注,这时候韩楚交了第一个男朋友,男朋友是县里一个局长的儿子,对韩楚很好,干菜烈火,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韩楚觉得好像自己对床上的一切都很有兴趣,每次做爱,都能很享受很快乐,她也知道了自己可以给男人带了巨大的快乐,在男人的滋润下,韩楚觉得自己皮肤越来越好,胸围也越来越大,文胸也由B慢慢变成了C杯罩,还有个事让韩楚也觉得有点奇怪,交往了半年,两人找一切机会做爱,但韩楚一次都没有怀孕,还以为做爱就是不太会怀孕的。
  两人一起在男孩子家上黄色网站,看日本爱情动作片,看完就模仿,韩楚对此一点都不排斥,甚至很兴奋有点喜欢,一个人也偷偷跑出去上网看这些东西,年轻的韩楚不知道,她的性魔盒已被她自己打开了。
  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有坏毛病,第一个男朋友以韩楚看到他和另一个班花在研讨床上技巧而结束,结束以后韩楚请假回家,却看到了村里的寡妇刘帮他爹干活,她不知道是替娘还是替自己,把刘寡妇弄走以后,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
  他爹为她做了一桌子吃的,让她去吃饭,她不理,后来他爹甚至下跪扇自己耳光,觉得对不起她妈,自责不应该和寡妇交往,在她房门外守了一夜。
  这一夜,两人都无眠,也让韩楚想明白很多,男人不可靠不可信,只有靠自己,但自己还小,什么都不会,一定要好好上学。但他爹真的对她们姐弟好,为了她们姐弟,没找个后妈,四十多岁正是需求的年龄,九年没有女人的日子也不知道怎么熬过去的,韩楚下定决心,自己用身体来报答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爹,陪好了爹,那爹就会和自己还有弟弟永远一起生活,不要外人进来,逝去的妈妈也一定支持我。
  一大早,把饭菜热了,她爹不知所措的一起吃了早饭,韩楚有说有笑,和爹说学校趣事,说大学目标,慢慢的他爹也放下心来。
  晚上,韩楚陪爹喝起了酒,虽然韩楚不会喝酒,但也喝了一两多白酒,全身都发热,晕乎乎,韩楚已是有点小魅力的美女一枚,他爹多年不亲近女人,现在这么漂亮的闺女陪自己喝酒,不知道多开心,平时最多喝一斤的他一下子就喝下去两斤多,醉得不省人事了。
  韩楚撑着给妈的遗像上了柱香,默默的告诉妈,她要替妈照顾爹了。
  扶着不省人事的爹上了床,她又检查了一遍这个老房子所有的门窗,她有些激动,因为酒精的原因,浑身微微颤抖着,但好像有有些兴奋和期待。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爹的衣服脱了下来,韩楚看到了他爹的那根多年没用的大阳具,只见一片杂乱的阴毛间,软软的鸡巴整根黑褐色尤如老树盘根在大腿根部,韩楚用手拨弄了一下阳具,又小心翼翼的缩了回去,因为除了男朋友的鸡巴还有网上看到的鸡巴外,真的大鸡巴这是第二根。
  韩楚觉得浑身发热,酒精在燃烧,所谓初出茅庐不怕虎,小美女一把抓住这根半软的鸡巴,学着日本片里面的女人,开始上下套弄起来,甚至弯下腰,用一张小嘴含住了龟头,这是她和男朋友玩过得,她记得男朋友很开心很爽。
  龟头一股腥臭,但酒后的韩楚却倍感刺激,因为这只鸡巴马上就立起来了,而且越来越粗越来越大,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下了,看到爹的这种变化,她自己也兴奋起来,下面早就湿了。
  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少女的胴体就爬上了这张破旧的老床,跨跪在爹的阳具上面,扶住这只老树盘跟的阳具在自己下阴处来回磨了一会,韩楚感觉好爽,下面的水也多了起来,在龟头与阴唇间都有一丝丝淫水挂着。
  韩楚觉得时机成熟了,扶正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阴户,腰用力一沉,一把吃下她爹的龟头,她心头一乐,还行,慢慢继续往下用力,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小屁股因为跨坐的原因现在也显得硕大,一个完美的少女正努力的将一个小老头的大鸡巴塞到自己滑嫩的阴道中。
  费了好大力气,韩楚只把大鸡吧塞进去一半,已撑得自己长大嘴巴,大口喘气,没办法,只能直起身体,调整一下,再下去的时候,好像就顺利多了,找到了技巧,韩楚一会就把大鸡吧全部塞到自己的阴道中去了,这是的她感觉好涨好充实,阴道里面好烫,自己也觉得办了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很自豪。
  就这个姿势,韩楚辛苦的撑着自己的双膝,一头长发开始飘舞,刚刚成熟的身体开始上下套弄伺候起她爹来。
  当她爹滚烫的精液射到她身体里面的时候,韩楚花心被烫的极其舒坦,也登上了云端,又爽又累,翻下身子,就这么光着在她爹身边沉沉睡去。
  第二天韩老头醒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女儿居然光着身子睡在自己床上,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而雪儿下体干涸的精液也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什么,老实巴交的老头一下子就蒙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干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继而一把跳了起来,抓起一条裤子就往身上套。
  声音把韩楚也吵醒,她翻过身看到爹正慌慌忙忙站在床边穿裤子,但太急穿了一个裤腿又穿反了,正要换回来,韩楚叫了一声爹。
  「爹这么早就起来啊」一声惊雷,他爹一下子呆在那里。
  「爹,你怎么啦」韩楚又叫了一声。
  韩老头把裤子绕在腰间,一把转过身,跪了下来,一边跪一边哭,一只手不断扇着自己耳光,「楚楚啊,爹不是人啊,爹喝了酒把你给糟蹋了——」
  楚楚看到爹跪了下来,也呆了一下,但马上就知道爹想错了,在她爹说话的时候,光着身子的楚楚已跳下床来,和她爹面对面跪了下来,也哭了起来。
  「爹,不是,是楚楚自己愿意的,不是爹,是楚楚」她爹闻言一愣,正在扇自己耳光的手又扬起来,像是朝着楚楚去,但到了半途,最后又落在自己的脸上。「楚楚,都怪爹,爹怎么面对你死去的娘啊——」
  楚楚紧紧抱住爹的胳膊,一双正在发育的大奶紧紧贴住农村汉子坚强的胸膛。
  但这时候的韩老头没有感觉到少女的美好,只有羞愧,死的心都有了。
  「呜呜——爹,怪楚楚,是楚楚自己愿意的,昨天你喝醉了,是我到你的床上」「啥闺女,你怎么这么傻,你知道你做了什么」「我知道,我知道爹和为了我和弟弟,这些年又做爹又做妈,我知道你苦,我要代妈照顾你」「你是我女儿啊,我们这么做要招天谴的,你们只要好好的,我死了都值得,你怎么——」
  「是妈前几天托梦给我,她说爹你这些年辛苦了,要我代她伺候你」楚楚情急之下,搬出仙去的老妈,因为农村很信这些。「爹,我知道,你不是我亲爹,但比亲爹对我还好,我们不是亲父女,不会招天谴的,我是一个女人,就是要伺候男人的」就这样赤裸着,这对父女进行了一次「坦诚」的沟通,韩楚想了各种办法,发挥了上学十几年来最大的智慧,才说服父亲接受这个事实。
  韩老头痛不欲生,想一死了之,但楚楚说,只要他爹死了,她也马上跟过去,他知道楚楚的个性,他不敢试,想着韩冲还小,他就是为了两个孩子好,就算死也不能让两个孩子跟着受苦。
  韩楚以自己学到的物理知识,用立筷子假占卜,让她爹看到是她妈的安排,同意楚楚代她妈陪睡,保持和她的这种不伦关系。
  当韩老头第一次半清醒的时候接受韩楚「伺候」的时候,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就这么僵硬着,但他身体的反应是真实的,韩老头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女人在上面的服务,光滑的屁股一次次冲击自己的大腿根部,紧密湿滑的阴道让自己的老肉棒非常受用,在楚楚辛苦的套弄下,终于把精液注入了女儿的身体,楚楚高潮后俯下抱住自己的时候,韩老头感觉这幼滑的身体真实上天赐予的,虽然不伦,但只要有这一次,他觉得以前的辛苦都值得。
  男女之间的事,只要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没几天,韩老头已接受了这种实现,而这种美妙的感觉也是多年没有,即使老伴在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
  从被楚楚牵引着去抚摸楚楚的美乳、摸那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光光圆圆的屁股,到和楚楚第一次湿吻,楚楚都给这个农民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
  而后,当楚楚光着身子用手扳着大腿M状打开躺在他的破床上时候,韩老头已熟练的挺住自己硕大的老枪,直奔主题,插到楚楚毛茸茸湿淋淋的肥厚阴户中,他要好好操楚楚,他要好好享受着上天的礼物。
  这种不伦之爱,如同毒品一样让人欲罢不能,韩老头已喜欢上这种感觉,而身体的享受,更是骗不了自己。而楚楚能为爹接受自己高兴不已,尤其老爹那话儿居然比学校的男朋友还大,身体还好,没有用日本片里任何技巧,就让自己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作为两个人最大的秘密,韩老头身体舒畅,每天都唱着歌去干活,被人问起咋这么高兴,他说楚楚成绩很好每次都考第一,明年肯定考上大学,心里高兴,这是楚楚教他说的,而且楚楚说,每次放假,都会回来「陪」他的,他也用不着再理刘寡妇了。
  楚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自从回到了学校,不再理任何男生,而是全力学习,偶尔放假回家陪陪爹,一年以后,她以班里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城大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